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古典  »  百花宮

百花宮



  江洲城南有个暗香坡,距暗香坡十余里处有片奇特的紫竹林,竹身依然是墨绿,但竹叶却是透着葡萄般的紫色,远远望去蔚为壮观。
  传说前朝有一书生与一卖花女相恋,两人信誓旦旦,指天为盟,在紫竹林定下终身之约并成其好事。一年后,书生科举考中举人并在京中被点为驸马,就再也没有回来。卖花女知道此事后,没有哭哭啼啼,只是每天徘徊在暗香坡这片翠竹林里,痴痴地等候着情郎归来,以泪洗脸。
  卖花女最终郁郁寡欢,香消玉损,她死后,竹林附近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又有雷雨交加,江洲老百姓都觉得惶恐。等天气平息后,再去看这片紫竹林,却惊异地发现竹叶竟似被染上了紫色一般。
  百姓都认为是上天也为卖花女的遭遇而伤心。事隔多年后,一位辞官的老人来到江洲城,他每天必去紫竹林,他仿佛在寻找着谁。
  突然有一天,当这个老人再去紫竹林时,竟碰见了那个卖花女,老人泪流满面。卖花女只是淡淡一笑,问他:“你这些年过得快乐吗?”老人哽咽着说:
  “凌儿,是我负你,是我负你……”卖花女依旧平和,清声细语地说道:“周郎一去不复返,众人都以为你贪恋荣华,然妾深知一旦踏入功名路,很多事都是身不由及,我从没怪过你!”说完无影无踪。
  老人捶足顿胸,涕然而下。一月后,无疾而终,依照临死遗愿,与卖花女同葬一墓。竹林由此紫色更盛,林内深处,更有紫气缠绕。寻常人一般不敢入内,否则会昏迷很久甚至终身。江洲百姓对紫竹林也敬而远之,不过青年男女却把这对苦命鸳鸯奉为爱情的守护神,每当有人想为自己的爱情祷告或祈求,总是拿着贡品在林外虔诚地祈祷,这又成为江洲城的一大奇景。天长日久,这紫竹林竟成为天下闻名的爱情圣地,文人骚客不绝。
  此刻正是秋高气爽的好时节,最适宜出游,江洲城现在更是游人如织。位于江洲城南的一处高朋酒楼里,客人满座,好不热闹。但较奇怪的是位于西边窗口靠近大街的那个座位的两位客人却是非常的安静,他们身着白衣,长得潇洒不凡。
  很多刚来的客人都很情不自禁地朝这边看,而很多女客更是不时偷看这两位俏公子,还三五议论着并小声偷笑。有些胆大的客人想过去和他们攀交情,但走近时才惊异地发现,他们的腰上有佩剑,俨然是江湖人士,遂吐吐舌头,回到原位。很多客人也意识到了这点,变得不敢再往这边看了。
  那两个俊公子一点都没把客人的举动放在眼里,只自顾自地聊着什么。只听左手边那个年纪稍微大点的青年小声说道:“师弟,你这次刚被师父放出来,要小心不要在外惹事,知道吗?”右手边的青年,噘了噘嘴,不以为然地说:“师兄,你太软弱了,现在江湖也不平静了,我们天剑门也是武林中的大派,何惧那些下三流的小毛贼!”
  “哼!”一声闷哼传到两人的耳朵里,尽管这是非常细小的声音,但却清晰地传到两人的耳朵里,而周围的客人却还是如往常般没有任何的惊异样子,那么这就说明来人是针对他们并且是对他们刚才谈话非常不满的人,此人武功必定不弱。
  两个俊公子匆匆结了帐便离开了酒楼。他们出江洲南门,到了暗香坡,又继续往南走,照这个方向,应当是去紫竹林的。果然,两人很快便走到了紫竹林,而且相互对视一下,便毫无惧意地走进了紫竹林。林内的紫气颇为浓厚,而且人一闻这种气味便有昏昏欲睡的感觉。他们两人各自吞下一颗小药丸,继续往竹林深处走去。
  良久,紫气似乎变稀了,来到了林中一块空旷之地,仔细一看居然还有一凉亭,估计外面的人是无法得知这里面居然还别有洞天。两个俊公子走进凉亭便坐在那里似乎在等谁。大约一盏茶的功夫过后,林内又有一人,此人走的很慢但片刻变走到他们二人的跟前,两个俊公子一看笑道:“柳兄的缩地术又精进了不少,哈哈!”那人是戴着斗笠的,看不清面容,不过从他瘦削挺拔的身资上,应该是位英俊的青年。
  那个姓柳的青年,只是一抱拳,淡淡说了句:“过奖,哪有你们玉面飞郎两兄弟这么神气。”两个俊公子脸上一赧,小的那个更是有气,不客气地说道:
  “柳兄的口气好象是来找碴的啊,我师兄是不愿惹事的人,不过我左玉青可不怕,打架随时奉陪!”说完就起身挺剑,一副随时开打的样子。另一个白衣男子赶忙起身做和事佬,他挡在师弟左玉青前面,笑着对那位柳姓男子说道:“小娃儿不懂事,柳兄莫怪,我左玉玄代表我师弟道歉!”左玉青一脸的不满,嚷道:“师兄,怕他什么……”“住嘴,你如果再惹事生非,就给我回天剑门洗剑泉思过去。”
  左玉玄怒压师弟。“”哈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一个想打架,一个怕打架,这玉剑门的弟子还真奇怪,老夫觉得好玩至极。“林中突然回荡着一个老者的嬉笑声。左玉玄笑道:”莫不是苍狼子前辈?“凉亭突然飞进一人,只见一个带着破毡帽,全身都是百家衣的小老头蹲坐在凉亭的石桌上,正眯起眼睛盯着左玉玄左玉青,随后大笑一阵,说道:”你们两个小娃儿倒长得挺俊的,肯定让很多娘们魂不守舍。想不到天剑门尽培养些绣花枕头!
  “锵”一声,一把剑出鞘后直逼老头眉心而来,眼看就要刺中了。直见老头在剑将及身之际,身影一模糊,不见了。随后,只听一声“哎哟”的惨叫,左玉青已汗水涔涔,显然是吃了暗亏。
  原来那老头一瞬间闪到偷袭他的左玉青身后,左手单掌拍他左肩头,这一下肯定是加了不少的力道,左玉青一脸羞愧。左玉玄丝毫没有看师弟的伤势,反而上前冲苍狼子一抱拳:“前辈教训得好,我师弟刁蛮成性,吃点苦头也好。”苍狼子一脸的鄙夷,冷“哼”一声,说道:“还以为天剑门的‘天门十二剑’多厉害,想不到碰到老夫一招都使不出来!”左玉玄面无愠色,笑脸依旧:“哈哈哈哈,前辈说的是,我这个不成材的师弟是自作自受,多谢前辈教导!”
  旁边一直不说话的柳姓男子却心里暗暗一惊,他觉得眼前事情并非眼前那么简单,刚才左玉玄虽然一直客客气气,但空气中无形却有一股压力,这看起来表面是在示弱,但未必这就是真的弱。
  天剑门近几年来成为江湖一大派,一方面是因为他们的弟子都是些俊男美女,尤其是他们的帮主——红叶夫人,据说有一笑倾城之容,但几乎从未有人见过她的真面容。而且红叶夫人的武功是深不可测。天剑门能有今日之地位,绝非浪得虚名,他们的十大掌教护法,几乎是绝顶高手。而且天剑门的绝学“天门十二剑”
  至今罕有敌手。所以,玉面飞郎两兄弟如此窝囊,只有一个可能:他们是故意示弱。
  苍狼子虽然得势,心里也感觉不对,何以玉剑门第三代传人中的佼佼者——玉面飞郎两兄弟如此窝囊,他开始有所警觉,也收敛了一些。他向左玉玄一抱拳,说道:“刚才老朽多有得罪,见谅!咱们还是留着精力应付一个时辰后的大敌吧!”
  玉左玄仍旧是笑脸,笑道:“当然当然,万事和为贵。”而左玉青此刻已无大碍,只是一副咬牙恨恨的样子,对众人竟再也不理睬。
  一个时辰后,竹林一阵香风飘来,而且伴随着不少的花瓣,花瓣随风起舞。
  凉亭中的四人一起起身,护体真气展开,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突然,不远处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仿佛是天生无知的少女一般,只听那声音说道:“四位来此莫不是等我的吧?”苍狼子大笑一声,说道:“小娘们,老夫想你了,快现身吧!”玉面飞郎两兄弟都默不作声,姓柳的那个男子,也是挺剑在胸前。又是一阵笑声,不过这次笑声明显带了寒意。
  突然,一团蓝影直袭苍狼子,苍狼子“嘿嘿”一笑,双手画圆硬是结出一个圆型气盾,想抵挡蓝影的冲击。美女娇笑道:“苍狼子,你个老不死的,凭你这不成气候的元气盾也想拦住我,做梦!”蓝影开始产生旋转,并且生出尖端部位,整个身体像一把钻头一样,破开那个气盾,苍狼子再次身影一模糊,蓝影停止了攻击,只见一绝世妖媚女子站在众人面前,她长发飘逸,散发着百花的香气,皮肤雪百,全身被一袭蓝色轻纱所包裹,透露出身材曼妙的曲线。
  她的嘴角总是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让人浮想联翩。玉面飞郎两兄弟都咽了下口水,那个姓柳的男子也是一时间呆在了原地。那女子一看三个青年男子的反应,用手背掩嘴,偷笑不已,看来她对自己的外貌是非常有自信的。
  左玉玄最先回过神来,手中紫青剑遥指对方,气机也锁定。深吸了口气,却发现空气里蛮是催人情欲的百花香味。左玉玄大喝一声,紫青剑化作一道紫光刺向那个女子,那女子眼?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奚脱凵褚簧炼牛硇魏笠疲蓟ㄖ敢坏悖敝附7妫簧宕嗟慕鹗艚唤拥纳簦笥裥淖锨嘟>故俏凑挤趾帘阋恕?br />  左玉玄再次挺剑胸前,赞道:“大宫主好功夫,左某的‘天门十二剑’首次有人敢硬碰硬而且我未占分毫便宜,佩服!”“呵呵呵呵,俊哥哥你过奖了,本宫主也只是勉强而已,你的功夫着实令人钦佩,我的兰花决也是未伤你分毫,你是第一人。”女子回敬道。
  左玉玄身形一顿,又突然加快,剑光包围了自身,旋风一般刮向那女子。美女依然嫣然一笑,身上轻衫鼓起,周围花瓣随着她周围的真气飞舞,在她面前形成一道深墙。又是硬碰硬,这次两人各退三步。
  左玉玄不等身形稳住便舞起漫天剑影,霎时仿佛有无数蝴蝶起舞一样。美女娇喝一声,双手一前一后,向每只由紫青剑舞出的蝴蝶攻去,顿时,只见无数的掌影与无数的蝶影缠斗在一起,周围是竹叶混含了百花花瓣,那情景委实壮观。
  突然,又有一道白色剑光直刺美女而去,原来是左玉青的白金剑。白光速度奇快,与刚才刺向苍狼子的那一剑绝不相同。呆立在一旁的苍狼子羞愧地低下了头,现在才看出玉面飞郎两兄弟是如此厉害的高手。
  蓝衣美女虽被两大青年剑手围攻,但脸上依然不显慌乱之色。她右手单掌与左玉玄的蝶影相缠斗,左手单掌运气,顿时竹林内香气四溢。苍狼子一见,大叫:“小心啊,魔女要使出‘万香残影’了!”左玉玄心急怕师弟受伤,猛劈出一道刚劲真气,直罩蓝衣美女身上十大死穴,同时,右掌打在师弟的左肩头,“啊,师兄,你……”左玉青一个踉跄飞出十米之远,随即蓝衣美女左掌红光乍现,与左玉玄的右掌对拼。一声巨响,蓝衣美女身形飘后,毫发无伤。左玉玄退了五步,喉头一甜,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师兄,师兄,你没事吧?”冲到左玉玄跟前的左玉青一脸关切之色。左玉玄挥手示意没事,他潇洒地向蓝衣美女一抱拳:“大宫主功力深厚,在下自叹不如,不如三个月后,等到武林召开排行榜大会之际,左某一定再向大宫主讨教,就此告辞!”说完,拉着师弟离开了竹林。
  此时,林里还剩下苍狼子和那个柳姓男子,蓝衣美女又恢复了刚来的娇媚,她没有理睬苍狼子而是问姓柳的那个男子:“阁下还想一试本宫主的武功吗?”
  姓柳的那个男子,叹了口气,说道:“我的武功跟左玉玄在伯仲之间,他既然拿你没办法,那么我也没必要丢这个人了,三个月后武林排行榜上再行较量,告辞!”
  瞬间消失在竹林中。
  蓝衣美女笑盈盈地转过头来,看着苍狼子,说道:“你猜我今天会否有兴趣杀人呢?”苍狼子难以抑制地紧张,他已经在做随时的逃跑准备。蓝衣美女突然脸上生寒,娇斥道:“你今天非死不可!”
  蓝衣美女,突然双手成爪,身形瞬移到苍狼子身后,苍狼子大叫一声,急忙想施展自己的逃生绝技“无影身法”,可惜,蓝衣美女出手太快,而且由于苍狼子本来就被蓝衣美女的气势所压,所以身体的反应和心中所想毕竟是没有同步。
  蓝衣美女,十指力透苍狼子脑袋,苍狼子眼珠瞪得老大,头部已被蓝衣美女硬生生给抓了下来,恐怖至极。“哈哈哈哈……”笑声经久不息。
  江洲城北处有一大别墅,主人姓江,年过半百,家中娶有一妻两妾。主人年轻时懂得投机取巧,又敢于冒风险,所以发了大财。可能由于在经商过程中做了些有损道德的事,一直到四十岁才有一儿子,可惜儿子身体非常羸弱,小时几次差点夭折。后经一老道推算,说此子福薄命浅,活不过十八岁。
  主人心急,遂又娶二妾,无奈再无子嗣。主人一下子也想开了,觉得大概命中注定,遂不再强求,又把希望全部寄?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谖ㄒ坏亩由砩希槐呔G胗忻拇蠓蛭挤叫涣硪环矫嬗秩ド障惆莘穑笄笊喜钥闪6抑魅宋嘶驴祭稚坪檬B蛎钻饧们钊耍薨傩斩汲扑敖迫恕薄?br />  江善人妻子郭氏最为心疼这个宝贝疙瘩,每天都买补品给他吃,更是虔诚理佛,平时香油钱一分都不少给,还经常给钱乞丐。夫妇俩人只希望能让儿子平安过完这一生,可是内心却一直提心吊胆,今年刚好儿子年满十八。
  “少爷,少爷,该吃药了。”一秀丽小婢端着一碗黑不溜湫的药碗催促一个少年吃药。这个少年身形非常瘦削,给人一种风一吹就倒的感觉,皮肤是病态的苍白。但仔细看他的面容,却惊异地发现,此少年竟是一不可多得的美少年。
  虽然,他双眼无神,但眼神中暗藏着精芒,好象一颗未被擦拭过的钻石一样,蒙上了一层灰。双颊有点塌陷,显是身体养分不足,嘴宽而紧,虽然是一副病态,但常流露出随意的神情。
  他在小婢来之前正在看春宫图,正看得入迷呢,却被小婢打扰,怕她发现,遂又趴在桌上装睡。小婢催了他好几声,他才故意打了个哈欠,伸伸懒腰,不满道:“杏儿,你怎么老打扰我温习书籍呢?我三个月后可是要去进京赶考的哦。”
  那个叫杏儿的小婢勾起右手食指和中指,轻敲了一下少年的头,嗔道:“别耍花枪了,少爷,你连平时看书都想睡觉,还想进京赶考呢,嘻嘻……”
  少年最讨厌被人数落,一负气就把杏儿拽到自身怀里,杏儿一声惊叫“哎哟”,发现胸部被人拿住,随即明白过来大窘道:“少爷,放开我,别这样,让人看见,多难为情。”但少年却不放手,还把脸挨到杏儿耳旁,对着小婢的耳边吹气。
  一时间,杏儿有种说不出的难受。少年看了看怀中的少女,正值妙龄,况且大家都是少年人,这一搂一抱,体内肯定会上火的。杏儿已经有气无力了,哀求道:“少爷,我错了,我错了,放过奴婢吧!”虽然这样说,但身体却是紧挨着少爷,丝毫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少年见状,更是大胆,左手顺着杏儿的裙摆,伸手到里面去摸,一接触到女儿家的光滑肌肤,少年的体内欲火一下子就被燃烧起来。
  于是,他翻个身,把小婢压在身下。杏儿一阵旋晕,开始发出令人销魂的声音,但嘴上却说:“少爷,不好了,快放开我,不然我喊老爷和夫人了。”本以为可以这样可以吓住少年,谁想到少年一听这话,笑道:“哼,这样最好,我就干脆娶了你做小妾,正大光明地轻薄你!”杏儿一听,心里一阵激动,她寻思,自己毕竟不想一辈子当人奴婢,如果少爷能收了她,她就可以当上主子了,于是身体开始配合起来,口中不断发出销魂的声音。少年见杏儿也动情了,便扯下底裤,准备切入主题,杏儿也急切地盼着即将到来的冲击。
  可惜,那预期到来的冲击并没有出现,杏儿奇怪地睁开双眼,只见少年汗水涔涔而下,脸上红晕一片。原来少年体质长年羸弱,自然精气也不旺盛,是以刚才准备进入杏儿体内时才无奈地发现自己的尘柄竟然是不举的!少年自己试了好多次,尘柄依然沉寂,他痛苦地倒在椅子上,大概男人最痛苦地莫过于此了,不能享受鱼水之欢怎么能算一个男人?
  杏儿也明白过来了,她也很难过,其实小主人一直待她不错,从不把她当下人看待,特别是这几年,小主人长大后越来越俊美,自己也是打心眼里喜欢。早就想一辈子服侍少爷,谁想到长年身体羸弱的他竟连男女之事也力不从心。但她还是深爱着少爷,杏儿上前抱住少年,安慰他:“杏儿愿此生服侍公子,不论公子变成什么样子。”
  但这句话在少年听起来更是令他难堪,明明一个这么美丽又重情的女子在身边,自己却失去了做男人的权利。他越想越不甘心,怒吼一声跑向屋外,后面的少女大叫道:“少爷,少爷,回来啊,少爷……”
  少年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他也懒得管,现在是万念俱灰,就算死也不怕。他自己一人疯狂地跑着,隐约看到片紫竹林,想也不想就冲了进去,朝林子深处跑去。很快就消失在林子里。
  突然,他被什么东西绊倒了,重重地跌了一跤。他正在火头上,愤怒地爬起来,准备找什么东西发泄一下。却惊异地发现,一个蓝衣美女倒在他旁边,这女人生得如此妖艳,胸前双峰挺拔有力,性感的红唇一张一翕,腰部柔软细小,大腿修长而丰满,整个身体无一不透露出诱惑的魅力。
  少年呆呆地看着身旁好像在艰难呼吸的美女,此刻他仿佛忘却了尘世间的一切。这时,蓝衣美女艰难地移动了一下身躯,睁开双眸,怒视着他气喘吁吁地说:“该死的小子,你坏了我的好事,害得我真气岔道,险些走火入魔!”少年一听,一点都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有一点他明白了,肯定是自己刚才冲进林子里,把她给撞了,至于什么什么走火入魔,他是完全不能理解的。
  蓝衣美女一见他还在发愣,更加火大:“看什么,还不快扶我坐起来。”
  “哦”少年自知理亏,便上前扶起蓝衣美女,陪她一同坐在地上。蓝衣美女,蹙了蹙眉头,开始打坐,但很快就浑身颤抖。于是,她急忙抱住少年,少年惊道:
  “姑娘,你做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啊。”“别废话,都是被你害的,我现在真气不能流转,需要借纯阳之气来调和!”蓝衣美女更加紧紧抱住少年,柔软的胸部紧压少年的手臂。少年心里一阵心猿意马,欲火腾地一下被点燃了,但一想到自己不举,欲火又烟消云散。
  蓝衣美女“咦”的一声,问道:“你练过素女功吗?”少年摇头,说道:
  “什么是素女功?”蓝衣美女更加惊奇,说:“平常男人只要被我接触到身体,几乎都会立刻要求跟我交欢,你怎么一下子就可以把欲火给消去,江湖之中只有练过素女功的玉女门的弟子才能抑制自己的情欲,但他们却从不收男弟子,所以我才奇怪。”
  少年一脸的尴尬,但又不好说自己是不举,所以只好沉默。蓝衣美女见他欲言又止,以为他一定是隐藏了很多的秘密,于是她直起身来还是保持坐姿,两人形成对面而坐的姿态。
  蓝衣美女娇笑道:“想我堂堂百花宫大宫主竟会怕这小小的素女功吗?我今天非要破了你的素女功!”蓝衣美女靠近少年吻向少年的嘴唇,并将舌头伸进对方口中来回搅动。少年欲火重燃,顺势吸住对方的香舌,两条舌头咂在一起,令人销魂。蓝衣美女心中一笑:小鬼头,还以为你的素女功有多厉害,没想到老娘才使出第一层‘销魂欲女功’,你就受不了了,看我待会吸干你的精气。
  蓝衣美女伸出双手,摸往少年的胯下,握住尘柄,少年一阵激动,脑海泛起想要征服这美女的诱惑想法。不过很快,蓝衣美女惊异地发现,少年的尘柄虽然比先前有了些变化,但之后却再也没举动。她暗暗心惊:想不到这少年的素女功如此厉害,一般男人这样被我这样勾引,早就抑制不住了,想不到他却可以坚持到现在。
  蓝衣美女脱下自己的轻衫,转眼间玉体横陈,少年眼睛都发红了,无奈尘柄就是不举,着实令人火大。蓝衣美女把少年压在身下,下身磨擦着少年的敏感部位,嘴上故意撒娇:“小哥哥,姐姐我美不美?”少年身体除了下体其他部位都无比畅快,失口应道:“姐姐好美,姐姐好美!”蓝衣美女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又说道:“那姐姐要你来欺负我,你愿不愿意?”少年虽然极度愿意,可惜,只能无语。
  蓝衣美女心一横,头部往少年胯下移去,握住少年半硬之物,一口嘬进去,咂玩不已。“哦……姐姐,姐姐,太舒服了,我……我……我……”蓝衣美女吐出口中之物,发现少年的尘柄正在迅速膨胀,不禁心中笑道:“什么狗屁素女功,情欲岂是能禁止的?这个娃儿就当我元气的弥补吧。口中继续呻吟:”小哥哥,快来,快来,我要你!“少年突然觉得体内仿佛被禁锢已久的能量正在迅速积攒,自己低头一瞧,发现自己的尘柄正如长枪般硬挺着,他一个翻身,把蓝衣美女压在身下,一口气猛刺进蓝衣美女体内,不可抑制地如野马狂奔一样疯狂蹂躏着身下的美女。
  蓝衣美女本欲等少年兴奋之际,运用采阳补阴大法吸干他。但没想到少年的冲击会这么厉害,每当她想运功时下体传来的销魂感就让她欲罢不能,自己竟开始真的堕入情欲之网中。
  很快,蓝衣美女深知不妙,准备出手杀死少年,但情欲的魔力太大了,少年那充满野性的冲刺,让蓝衣美女根本无从抵抗。她深知自己着了道,口中惊呼:
  ”侠士饶命啊,蓝魔知错了,侠士饶命。“但此时的少年根本无法停止,他的丹田有股无比灼热的气体散发出无穷的力量,那种感觉如果停下来,那整个身体都会被炸得粉碎,于是他只能把蓝魔当成泄欲的工具,疯狂地冲刺着。
  渐渐地,蓝魔精神已模糊,牝口已不受控制地开始喷发出几十年的功力,由于蓝魔是天生练就的采阳补阴大法,所以她的内力是阴柔并济的,而这洽洽是羸弱少年所缺的,这一次遭遇可以说是奇遇,从而造就了武林一代传奇。
  少年仍旧在努力冲刺,渐渐觉得快要到欲望的顶峰,动作更快。身下的蓝魔现在只能被情欲所淹没,一边发出最淫荡最销魂的声音,一边无奈地留下了悔恨的泪水。少年猛地使出最后的力量一顶,大叫一声。
  同时,蓝魔的内力精华如一泄千里,如满满一池水被拔掉塞子一般,源源不断涌入少年体内,少年一下子觉得自己置身冰窖,一会又觉得自己处于沙漠烈日中,经过反反复复地几次后,少年昏沉沉睡去……
【完】

上一篇:周芷若之死 下一篇:超人特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