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古典  »  冷将军的女奴 未

冷将军的女奴 未


 凭她也想混进他的军营?真是笑话!

  她该不会以为他的眼睛长在脚底看不出自称军医的她其实是名弱女子吧?

  既然她不肯道出来北关的真实目的他倒要看看她如何「医治」他日日夜夜被撩起的情欲如何面对被他狠狠摧残的身心!

  她怎幺也没想到,传说中的「战神」竟如此残酷不但将她当成私人的女奴,而且不相信她的清白!

  偏偏他偶尔出现的温柔却让她再也找不回自己的心……身为皇太后最宠爱的贴身女侍她该听命皇太后的安排,风风光光地嫁给七王爷还是为爱放弃尊严,只为做他的女奴?

  海青国位于中洲之中,地大物博、物产丰饶,自古即是邻国的垂涎之地。

  明知疆土四面受敌,但海青国的百姓依然日日我行我笙歌、欢声笑语,因为他们知道只要有(冷、鲁、花、飞)四大将军镇守边关,海青国绝对安全无虞。

  南关有飞将军飞豫天,温文尔雅、沉稳俊逸,擅长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东关有花将军花令,英姿焕发、俊美风流,擅长谈笑间用兵,任强虏灰飞烟灭。

  西关有鲁将军鲁易,高大威猛、率憨直,战必亲征,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北关有冷将军冷诉,静肃果敢、卓尔不群,功盖寰区,战神之名威震天下。

  这四大将军虽然个各异,却是挚交好友。如何让四大将军不起异心、齐心为国,海青国的皇太后着实没有少伤过脑筋,因为他们除了战无不克、所向披靡之外,还有一个更要命的共同点坚决履行(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的古训……要让这四大将军服服帖帖,除了使用「以柔克刚」之法,皇太后实在想不出更好的法子了,所以只好忍痛将自己最宠爱的四位贴身女侍医侍『青岚』、剑侍『紫烟』、书侍『白华』、舞侍『红霓』割爱,让她们悄悄前去各个阵营,将这四大将军一举成擒。

  第一章

  「冷将军回营了!」一声口令由营口传入,原本略微松懈的军士们听到后,立刻一个个跳站了起来,个个精神抖擞、目露精光。

 ↑纪真好,不愧是四大将军之首……与营外一群中洲百姓站在一起,青岚先是在心中暗暗赞叹北关军纪的严明,然后立刻跟随着众人的目光,期待地望向传来一阵马嘶声的营口。

  这个男人才是她此行的最大目的!她必须遵循皇后的懿旨,将她在此地的所见所闻都悄悄地据实上报。

 ⊥见一阵尘土飞扬后,一匹马像风似地卷入营内,马上的人突然一个飞身跃下,稳稳地站在营口处。

  这人……就是『战神』冷诉?望着这个身形威武挺拔的男人,青岚有些不敢置信。

  因为中洲人都说他冷面似铁,只要被子他用眼神冷冷一瞥,没有人不腿软的!

  她一直以为这样的男人必定是刚强、果决的,他的确是,他那紧紧抿住的嘴角与冷冷的眼眸也确实如此,可她怎幺也没料到他长得竟会是如此的俊朗!

  古铜色的脸庞、明亮而深邃的双眸、挺拔的鼻梁、坚毅的嘴角,还有身上那不容忽视的王者之气……以海青国百姓对他的好奇,若冷诉有这样的长相,早该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了,但为什幺所有从北关回去的人全说他是冰的化身,却从没有一个人提过他的面容?

  「冷将军,这是这个月由中洲府过来、且持有腰牌可以入营的人。」「嗯。」望着营口那群全低下头不敢四处张望的人们,冷诉面无表情地点点头,然后目光一闪,眼神扫向站在人群最后一个体态单薄、脸上却有抹好奇之色的弱小身影。

  这人……冷诉眯起眼,望着那个弱小的身影在他的注视下突然一呆,却没有低下头去,只是神色有些不自在,目光仍然没有移开。

  冷诉突然冷笑了起来,笑容显得十分诡异,走到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面前。

  「还报告将军你是来干什幺的!」在冷诉站定到那个老头面前时,一旁的军士大喝道。

  「我……我是来看我们家阿毛的……」那个老头在冷诉的凛冽目光注视下,声音都颤抖了。

  「八军营的伙夫张阿毛?」冷诉想都没想就随口问着。

  「是的。」老头有点吓到,却也感到感激与荣耀,他没想到自己家的阿毛居然能被这个大将军连名带姓地记住。

  「去吧!」冷诉一一走到等待入营的百姓面前,听着他们说明来意。

  站在队伍中间的青岚却十分讶异,因为她没想到冷诉的记忆力竟然会那样好,好到可以记住任何军士的所在营地及职务,简直跟她向来聪慧的三妹白华不相上下!

  「你是来干什幺的?」就在青岚还在胡思乱想时,冷诉突然走到她面前,出乎所有人意料地亲口问着。

  「我是经过中洲府遴选后派遣过来的军医,这是我的委任状。」望着冷诉凛冽的目光,青岚有些心慌,但她依然勇敢地直视着他的眼眸,并拿出腰中的委任状递上前去。

  但冷诉却只望而却步了委任状一眼,便将手中的长鞭一挥,『啪!』地一声,青岚手中的委任状霎时碎成片片,像残雪一般在空中飞舞。

  「你干什幺?」青岚一愣,心中升起一股微微的愠意。

  「你以为你是在跟谁说话?」冷诉身旁的军士立刻大喝。

  「我是在对没有任何理由便损毁公文的人说话!」青岚微眯起眼,毫不畏惧地回答。

  「公文?」望着青岚倔强却有些苍白的脸孔,冷诉冷哼一声。

  「这不是公文是什幺?你居然连中洲府的公文都敢毁坏?」「在北关营,我说是公文的才叫公文!」冷诉冷冷地说,再也不望青岚一眼,「吊起来!」「是!」什幺?!毫无心理准备的青岚被四周的军士架起来,然后绑住双手拖至校场。

 ↑士眼中虽然有抹好奇与不解,但他们却一句话也没说地遵循着冷诉的号令,将青岚高高吊挂起来,然后走回冷诉身旁,跟着他继续往下盘问。

 ●风中,青岚浑身微微发抖,一半是因为寒冷,一半则是因为震惊与不敢置信的怒气。

  怎幺可能?他怎幺可能看得出那公文是假的?

  更何况,那也不是[全篇]全假的,除了上头的别及她没有亲自去参加遴选之外,那公文用纸及所盖大印全出自海青国的内务府,与真正的公文毫无差异,他怎幺样可能发现其中的真伪?

  更何况,他怎幺可以如此轻视中洲府发出的公文?

  难道在这个北关营,就算皇上的手谕也没有用?难道真的如人们所说,皇上的权威只限于中洲府,一出中洲府,这四大将军便各自为政了?

  在众人的则目下,青岚孤单地在寒风中战栗着,不久后,一个军士来到青岚的面前。「说!你到底是谁?来这干什幺?」「我是青岚,中洲府派来的军医。」顶着凛冽的寒风,青岚义正严辞地回答。

  是的,由正午到傍晚,不管是谁来问,这是她唯一的答案,他们休想让她说出自己真正的目的!

  因为要是让冷诉知道也到此的目的是来探探查他的底细,万一让他知道宫中对他有疑虑、怀疑他的忠诚,那不是逼着他造反、逼着他投敌吗?

  「还没说?」到了夜风刮得人连骨头都感到刺痛时,青岚再度听到冷诉的声音。只是,现在的她连头都抬不起来了。因为她的全身已经冻得再也没有任何感觉。

  「是的,将军!」「泼水!」冷诉冷冷地下令。

  「是!」冷诉一声令下,一桶冰冷的水由青岚的头上狠狠浇下!她只觉得一阵无法抵挡的寒意直接沁入她的四肢百骸,但她紧咬住牙,不让自己的任何声音由口中流泄。

  她头上的水滴顺着她小小的脸庞流下,还未流至地上,便已冻成冰晶……为什幺?为什幺要这幺对她?无论她是来做什幺的,她都是海青国的百姓啊!

  僵硬着脸颊,青岚用尽全身的力气努力地抬起头来,坚毅不屈地瞪着眼前的男人。

  「说!你究竟是做什幺的?」冷诉望着脸上布满冰晶的青岚及她眼中的倔强,脸上依然没有任何表情。

  「我是……青岚,中洲府的……军医。」硬撑着说[全篇]这句话,青岚终于再也忍不住那阵地狱似的酷寒,直接晕了过去。

  「居然还不松口?」望着青岚小小的身影,冷诉突然眯起眼,「把人带到我营帐去!」「是!」她当他是傻子吗?傻到看不出她是名女子?

  哪个男子会有这样小、还没有他巴掌大的脸?

  哪个男子会有这样秀气的柳眉、这样娇美的樱唇、这样精致的五官、这样纤细单薄的体态?

  望着双手被绳索高吊在帐梁上,衣衫不整、半跪在营帐中的女子,冷诉的眉头紧紧深锁。

  他犹然记得,那时他才一走近她,就发现她身上有股奇异且甜腻的香气朝他扑面而来,让他竟有半刻的恍惚,以为自己是在春光明媚的南关,而不是这个极北之地!

  只是奇怪的是,当他装成没事般随口问其他军士时,他们竟都异口同声地回答没有闻到任何香味!

  将碗中的酒倒入口中,冷诉又由酒瓮中倒出一碗酒,然后走到青岚的身旁,撬开她的牙关,硬将酒灌了进去。

  感受到胃中有股热热辣辣的感觉一直扩散开来,青岚幽幽地转醒,发觉自己身处温暖的环境之中。她嘤咛一声,缓缓睁开双眸。

  「你是军医?」蹲到青岚身前,冷诉闻着那股浓郁芳香,眉头皱得更紧了。

  「我是……」青岚气若游丝地说。

  「什幺时候中洲府有女军医了?」冷诉冷哼一声。

  「我……」青岚一愣,突然发现身上原厚重棉衣早被剥去,上半身只剩下一件单衣及胸布!

  小脸霎时变得惨白,青岚双唇微颤,「就我一个……」「是吗?」面无表情地撇了撇嘴角,冷诉抬起青岚的脸,拇指用力地按着她下巴的一处穴位。「告诉我,这是什幺穴位?」「承浆穴……」被冷诉按得有些发疼,但青岚依然勇敢地回答。

  「那这个呢?」冷诉的手突然往下一移,按住青岚裸露在外、两个锁骨中间的一处穴位。

  「璇玑穴……」青岚浑身一阵抖颤,因为从未有人这样碰触她的肌肤。

  「这个呢?」冷诉手一运气,将青岚胸前的裹胸布一把振碎,然后右手紧紧握住她浑圆而坚挺的半边丰乳!

  「你……放开我!」青岚低声惊呼,脸色青红相接,开始挣扎着。

  但由于她的手被垂吊起来,无法遮住突然裸露的身子,她只能不断地努力将自己的身子缩成一团,不让这个男人有碰触她的机会!

  「装什幺处子!」望着青岚又羞又急的模样,冷诉冷冷一笑,手更是用力地揉弄着她雪白而挺翘的双乳,「你不是军医吗?你以为我会相信像你这样的女子,在四处抛头露面到军营给男人们治病后,还有可能是处子?」「不要碰我……」青岚紧咬住下唇,忍住心中所有的羞辱回言讽刺着,「堂堂一个冷大将军,原来竟然如此道德沦丧,难道你就不怕海青国的百姓知道此事后,对你中诛笔伐吗?」「我道德沦丧?海青国百姓对我口诛笔伐?」冷诉突然哈哈大笑,一把撕碎青岚上身的所有衣物,眯着眼欣赏着她姣美、婀娜的体态,「在他们有机会知道这件事之时,你以为你可以全身而退?」「你想做什幺?」望着冷诉冷漠的眼眸,听着他狂肆的话语,青岚此生第一次感觉到害怕,声音跟身子同时颤抖了起来。

  「我想做什幺?」仔细凝视着眼前这副他生平所见最雪白、最滑腻、最玲珑最诱人的女子身躯,冷诉心中突然浮现出一个想法,他淡笑着伸出手指,轻轻弹弄着她的乳尖。「我想让你自己来证实一下,你究竟是不是个好军医!」「晤……」当冷诉的手弹上青岚的乳尖时,一阵电流急促地窜过她的四肢百骸,而她竟感觉自己的乳尖缓缓挺立了起来,她绝望地惊呼一声,「不!」「不?」望着青岚的身子泛起一阵淡淡的玫瑰粉色,冷诉眼中闪动着寒光,冷冷地看着她脸上的那抹嫣红,「那可由不得你,在北关,我说了算!」「不要碰我……」看着冷诉的眼眸突然变得冷酷又深邃,青岚顿时感到一阵心寒,连忙将原本跪坐在地上的身子转过去,不想让他用眼、用手轻薄她的身子。

  但她怎幺也没有料到,冷诉的动作竟然比她更快!

  他不仅一把握住她的腰肢将她的身子转回他的眼前,并且双手还一起握住她的双乳,用大拇指和食指用力捻弄她的乳尖。

  「不要……」疯狂地摇着头,青岚的眼眶蒙上了一层雾气,但她极力地忍着,不让泪水沁出眼吃。

  因为她绝不会让他得盲)也绝不会让他看到她的脆弱!

  但在冷诉逐渐加大力度之役,青岚终于还是忍不住呻吟了一声,「疼……」「疼?」冷诉狠狠地笑着,手中丝毫不怜香惜玉,更是放肆地逗弄着这副姣好的身躯。

  因为一想到她绝美的容颜及玲戏的身子不知已被多少男人轮番玩弄、糟蹋过,不知为何,他的心中就涌出一股莫名的怒气,而手中的动作也更加粗暴!

  青岚紧紧咬住下唇,用力地都沁出了血丝。她知道无论她说什幺或用什幺方式,都改变不了现状,一想到自己清白的身子竟要葬送在这名冷面男子的手中,她的心一横,张开口用力一咬!

  「想当贞洁烈女?」冷诉用手扣住青岚的下颚,眯起了眼,「作梦!」他—手拙住她的下颚下让她咬舌自尽,另一手则用力撕碎她的长裤,用脚分开她一直紧紧夹住的双腿,手指往她尚未湿润的花径用力一捅!

  「啊……」下身涌上一股被撕裂般的疼痛,青岚尖叫了起来。

  原本库身就虚弱,聊上突如其来的羞辱与痛楚,青岚在尖叫一声后竟昏了过去。

  「咦?」望着青岚惨白的容颜及紧闭的眸子,再感觉自己的手指竟然一直被往外推挤,而且指尖似乎抵着一层薄膜,冷诉愣了一下。

  她真是一个未曾被男人碰触过的处子?可能吗?

  眼光倏地望向青岚的脸,看着她的脆弱与苍白,冷诉沉吟了半晌之后,手指重重地掐住她的人中穴,然后她的睫毛开始颤动,眼眸再度缓缓睁开。

  「晤……」感觉到下身那阵痛苦依旧存在,青岚低声呻吟着。

 〈着她眼底真实的痛苦,感受着她身子下意识拒绝男人侵人的直接反应,再望着她青涩而又羞赧的红颜,冷诉轻轻地勾动手指……「走开!你走开……」发现冷诉的手指竟然没有离开自己最私密的地方,汗水一滴滴由青岚额上沁出,在她的脸上交错滴落,她尖叫着,双腿开始乱踢。

  终于将伸入紧室花径中的手指轻轻移出,冷诉看着青岚紧紧夹住双腿坐在地上无声地低泣,下腹突然升起一股奇怪的感觉。

  他居然真的想要这个女人!想要这个倔强又绝美的女人心甘情愿地「臣服于他,想听她柔美的嗓音在激情时会是如何地娇俏,想要她在他的身下呼唤着要他……当冷诉不再碰触自己之后,青岚低垂着头痛苦地颤抖着,突然间,她发现自己原本绑着的头发一下子全披散到肩上,而他的一只手竟握住她的腰肢,轻轻地将她拉站起来。

  知道自己的身上根本就没有什幺[全篇]整的衣物能遮挡,而且正被眼前这个男人一览无遗地注视着,青岚又羞又气、又急又赧,根本不敢抬头。

  「抬起头来!」冷诉命令着,「否则你得到的疼痛将会比刚才多十倍!」一想到刚刚身下那阵剧痛,青岚依然余悸犹存,因此只得咬着下唇,将脸缓缓地抬了起来,但眼眸却依然注视着铺着长长毛毡的地面。

  一头乌黑的青丝轻轻技在她雪白的肩和丰挺的胸上,望着她沾在睫毛上却一直倔强着不肯滴落的泪珠,以及紧紧咬着的、娇艳欲滴的樱唇,冷诉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真美!真是该死的美极了……「我知道该怎幺做了……」冷诉突然轻快地笑了起来,听在青岚的耳中,又令她打了一个冷颤。

  「你是军医?」冷诉大手握住青岚的腰肢,让她整个身子贴紧自己。

  「我是……,」青岚忍住心中想尖叫的冲动,生硬地说。

  「你知不知道像你这样的女军医在我的营中要做什幺样的工作?」冷诉享受着手中的纤细与泪腻,将头埋进她浑圆的双乳间,然后轻舔着深深的乳沟……门台病、疗伤、救人……「冷诉亲呢的举动让青岚的身子突然升起一股不知名的悸动,她颤抖地说。

  「没错,是治病、疗伤、救人广冷诉冷一笑,然后一口含住青岚的乳尖!

  「不要……」那种电击感又出现了,而这回竟更强烈,强烈到青岚几乎都站不稳了,要不是他的双手紧握着她的腰肢,她恐怕会瘫坐在地。

  听着那声娇媚的啼呼终于流泄出来,冷诉满意地笑了笑,然后开始用舌头轻轻逗弄着缓缓挺立的玫瑰蓓蕾。

  「啊……」一股又酥又麻的感觉侵袭着青岚的四肢百骸,让她再也忍不住地低哺出声,整个人轻靠在冷诉怀中。

  发现自己竟然发出这幺淫媚的声音,青岚不敢置信地瞪大了双眼。她怎幺可以任由这个男人这样玩弄自己,而自己竟还发出那样羞人的声音?

  感觉青岚全身微微地颤抖,听着她发出甜腻又无法压抑的轻喘低哺,冷诉又是一笑,「我会派你去救那些因长期禁欲而无法纤解欲望的军士们!」什幺?!青岚浑身一僵,而她的反应似乎全在冷诉的预料之中。

  他更邪肆地拈弄着她的乳尖,并且将脚插入她紧夹的双腿间强迫她张开,手指往她已略微湿润的花隙轻轻一扫……「晤……」整个身子都酥软了,青岚终于再也忍下住地娇啼出声,「不……」他怎幺可以用这种方式碰触她的那个地方?那是……那是女人最私密之处啊!

  而为什幺她被他碰触之役,竟似乎连魂魄都被抽走似的,全身发不出半点力气?

  「不想当这种军医?」望着青岚星眸半闭、娇喘微微的模样,冷诉继续说着,「当然,你还可以有另外一个选择,那就是当我的女奴!」「不可能!」听到这种羞辱,青岚的脸一白,想也没想便低声叫着,「绝不可能!」「好,那我现在就去为你找寻你的第一名患者!」冷诉手一放,任青岚跌坐在长毛毡上,冷冶一笑后便逞自向外走去。

  「你站住!」望着冷诉无情的背影,青岚慌乱地叫着,她不敢相信他居然真的要这幺做!

  虽然她的脑子现在已乱成一团,但她仍清楚地知道自己绝不能成为众多军士的玩物,她绝不能成为一个妓女!

 ∩是现在根本没有人帮得了她啊!怎幺办?青岚紧咬着下唇,内心一阵恐慌。

  此刻的她绝对逃脱不了这个恶运,着她不赶紧下个决定,或许今夜之后,她……难道,她真的只有一个选择?选择成为他一个人的玩物、他一个人的妓女、他一个人的女奴?

  委屈、痛苦、挣扎和矛盾让青岚的泪水终于不争气地流出了眼眶,她颤抖着肩、低垂着头,语音凄楚地唤住那个无情的身影,「你站住!」「考虑得如何?」冷诉背对着青岚冷冷地问。

  「我该做什幺事?」青岚任由泪水一滴滴掉到毛毡上,将自己的尊严放在他的脚底践踏。

  门良简单,生活上伺候我、床上取悦我。「虽然知道她是个处子,但冷诉却故意讥讽地说:」像你这样四处淫乱的女子,应该很容易便可以做好后面那项工作。「清纯如青岚,虽然自小研习医术,但她却不知道刚刚冷诉只用了一指便识破了她的处子身分;听着冷诉的嘲讽,她根本不想解释。

  若他认为他是那样的女子,就那样吧!

 〈着青岚丝毫没有否认的意思,冷诉的心中又燃起一把怒火。他想要她,他立刻就要她!

  但他不会这幺做,因为,他要让这名骄傲的女子亲自开口哀求他,而在那时,他将会狠狠地羞辱她一顿,并让她说出她到北关来的最大目的!

?????? 14870字节
上一篇:血肉情色1 下一篇:霸王编年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