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少妇小说  »  [娇妻美妾任君尝](19)

[娇妻美妾任君尝](19)

[娇妻美妾任君尝](19) 三道门…… 不对,是一道门。 不,是三道门没错,今天一共有三个人不是么。 什么啊,是……是一扇门六个人才对,犯糊涂了吗这是?嗯,肯定是犯糊涂 了。 不过我的心……真的好痛啊,为什么会这么痛?是因为天上正在下的大雨吗? 可是,我为什么要为天上下雨而心痛?所以肯定和下雨没有关系了,肯定是 因为…… 后面排队的哥们个子比我高,他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同时为我祝贺。真是的, 变态吗,这种事情为什么要祝贺呢?因为我的身份吗,以及此刻的顺序?但我宁 可不要这些顺序,我宁可不要这个身份,我只想要…… 狼狈地逃跑是可耻的,但我依旧选择了这种行为。在穿上衣服的时候遭到了 责问,而我的反应则是…… 跑入了雨中,但并不是逃跑,而至追逐。我现在究竟应该抱有什么样的心情 比较恰当呢,应该是焦急吧?不,应该是愤怒,但现在应该是焦急。 你在哪里……? 你在…… 「喂喂?」 眼前晃动的虚影让我猛地回过神来,眼前不是三扇门,身后也没有五个人在 排队。眼前只是一扇门,身旁也只有一个人。望着凯瑟琳那满脸疑问的神情,我 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巴巴地笑了笑。 「没事,刚才忽然走了下神,咱们进屋吧?」 刚才走什么神了?不记得了,算了,管他呢。 金发女郎将胳膊搭在我的肩膀上,一边领着我熟门熟路地走向主卧,一边用 她那饱满的红唇吸允着我的耳坠。主卧内,除去那典型的古典欧洲式豪华装修外, 最吸引我眼球的便是那宽度足足达到了五米的超级豪华卧床。金色的帷幔,罗马 式的木质床柱,还有那绣满了金丝与娟秀的华丽床单被套。 「先生,您是和我共浴呢,还是咱们先后进入卧室的好呢?提醒一下,沐浴 的过程中,我是可以提供额外服务的哟~」 坐在了床沿上的凯瑟琳并没有急於解开自己的风衣,而是先行帮我脱下自己 的体恤。那柔软的修长的手指轻轻刮过我的胸膛,那指甲上鲜红的色彩在灯光下 闪着妖艳的光泽。红唇在我的乳头上轻轻一吻,这位比我大上一岁的妖娆女子发 出满足的低沈声音。 「味道不错,很有男子气概呢,想必您应该经常健身吧?这胸肌和腹肌…… 啧啧,足以让太多少女为之癡狂了~「 一蓝一黄的双瞳散发着妖异的色彩,那浅浅的眼影更是令这位阅尽千人的女 郎艳丽无比。我擡手抚摸着凯瑟琳的脸蛋,那肌肤果然无比细腻,而对方也同样 露出猫咪般享受的表情。 「那咱们就一起洗吧,嗯,你先把我的衣服给脱了?」 我用手轻擡这法国女郎带着棱角的精致下巴,然后吸住了那早就令我垂涎不 已的厚嫩红唇。凯瑟琳则好似一只金发波斯猫般跪在了我的身前,温顺地向她的 主人昂起额头。我不断地含允着那丰满的唇瓣,而对方也同样将那肥美的香舌伸 入了我的口中。那舌头虽不甚灵活,但满满都是香津的滋味却令我陶醉不已。我 抚摸着凯瑟琳那衣领上的白皙肌肤与精美的锁骨,一边持续地吸允舔咬着她的红 唇肉舌,一边将手伸了进去。 「嗯……?」 当我的毫无阻碍地抓住了一团嫩滑饱满的媚肉时,这意料之外的手感令我下 意识地松开了美人的红唇。眼见於此,凯瑟琳顿时浪荡地发出一连串的笑声。站 起身来,然后三下解开了浅褐色风衣的扣子,随即拉开了衣衫。 火辣的身材简直比筱葵还要出色,这要多亏了金发女郎身上的这件连体泳衣 式的淡紫色情趣内衣。不过出乎我意料也令我感到沸腾的是,这一件全身都是由 细小网孔组成的内衣不仅裸露了她大片的肌肤,更是完全没有遮住那对G罩杯的 骇人巨乳。 一个最简单的乳托架在那对绝对皮球级的乳房上,将这对浑圆且入乳廓远远 越过肋骨的肉球衬托得恰到好处。在那白皙的乳球上,那浅褐色的乳晕比筱葵的 要略微大上一些,而那兴奋而挺立的乳头显然也好再大一些。当披散着金色秀发 的凯瑟琳将那风衣风情万种地甩到地上时,我才开始註意她的下半身。 紫色的连裤袜带被围在胯间,而那连体内衣的裆部居然没有任何布料存在。 光秃秃的阴户显得十分高耸,那一抹亮红色的肉缝更是令我遐想不已。纤细 的长腿白皙如牛奶,而当凯瑟琳弯下腰来拉开长靴的拉链时,那一对奶牛级的双 乳更是颤巍巍地追在了我的面前。 「天啊,这一对大奶子……」 我把手盖在了凯瑟琳那皮球般硕大的白皙巨乳,G罩杯的存在令我两只手才 能完全握住一起一颗。同样无比细腻柔滑的肤质,当我的手指顺着那乳肉一路划 过去,摸到了那两颗勃起着的乳头上时,这妖艳的金发女郎媚声娇笑了起来。 「来吧,先生,我们先去浴室里洗澡,让我好好地~给你的身子清洗清洗~」 当我的肉棒显而易见地勃起时,这奶牛般的女郎竟然是直接握住了它。然后 ……我便在自己哈哈地笑声中,被她拽着命根子走进了浴室里。 这位法国姑娘的个子真的很高,平地而立几乎能够和我平视。按下扳手,热 水哗啦啦地从喷头当中涌了出来。我抱住了这姑娘,而她则将自己的巨乳紧密地 贴在了我的胸膛上,双腿更是轻松地夹住了我勃起的肉棒。且由於身高的关系, 我的茎身压根就是紧贴着她那光洁无毛的阴唇上。 「来,美女,让我亲一亲你的烈火红唇~」 我笑着抱住了凯瑟琳的身体,双手不断地在她那白皙而苗条的后背、纤腰与 丰臀上抚摸着。凯瑟琳则伸出香舌舔着我的嘴唇,并且深深的吸住它,发出啧啧 的声音。但我的嘴巴被那带着淡淡幽香的舌头顶开后,她的香舌便继续往我的口 中伸进去。 我紧紧地抱住凯瑟琳,情不自禁地伸出舌头与她纠缠在一起,搅动着,同时 深深地吸住了对方的嘴唇。而她也同样非常配合地不断吸允着我的嘴唇,当我将 她的舌头允在嘴中不断舔弄的同时,她也在不断地将自己口中的香津送入我的口 中。 足足吻了二十多秒种后才松开了嘴,凯瑟琳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紧紧搂着 我的脖子,自动张开了自己的双腿。喘息着,我有些急躁地拨弄起她那肥嫩的阴 唇,想将手指探入她体内。凯瑟琳媚笑着将上身倒在我的胸口,嘴里轻轻吐出一 连串浪声。一对乳房压在小雄手臂和胸膛上蠕动着,直叫我心痒难耐。 「先生……让我给你舔一舔大鸡巴吧~老是亲来亲去的可没意思,人家可等 着和你做爱呢~」 凯瑟琳蹲下了身来,将她那纤长的玉指盖在了我翘立而起的硕大阴茎。三根 手指握住我的阴茎撸动着,在亲了一口龟头后,那灵活的舌头绕着我的龟头和凹 槽处打起了转子。在热水哗啦啦地沖刷下,我的龟头本就受着不小的刺激。而当 凯瑟琳舔一圈啄一口的口交开始后,我只能是呼呼喘着用手撑住墙壁。 凯瑟琳自己也并没有闲着,她蹲在我的跨前昂着头,一边用那一只蓝一只黄 的异色双瞳,以发情的癡女般的表情望着我,一边用另一只空闲着的手揉着自己 其中一颗皮球般丰满的坚挺乳房。虽然硕大,但凯瑟琳的这一对美乳当这是浑圆 挺拔,完全不似那些下坠的所谓巨乳般丑陋。 金发碧眼的乳牛模特在用淫贱的表情舔弄着我的阴茎,更用着淫秽的姿势在 把玩着自己的肉乳。而当我喘着气揉起了那对滑腻丰盈的巨乳后,她紧接着便将 那只手伸到了自己的下体。在给我吞舔着阴茎的同时,自己抠挖起了那淫秽的亮 红肉穴。 「好一个婊子……你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的真棒……哦对就是这样……小嘴儿含得再深一些… …对对含得再深一些……来个深喉……对就是这样……深喉……好样的宝贝 …… 手别停……继续抠你的逼……抠给我看……真乖~「 我嘶嘶抽着凉气看着胯下的白种女郎在那吞舔着我的肉棒,她那灵活的舌头 湿滑地卷着我的茎身,那上颚根部用力抵在我的龟头上。一次又一次地将我的肉 棒送入到她的喉管当中,一次又一次地让我感受到那不同於阴道的异样紧凑。 我的手自然也没有闲着,一只手在她那金灿灿的长发上轻轻梳动,偶尔还滑 到她绵缎般的背脊上轻柔的抚弄着,并时而用指甲轻轻刮弄着她线条优美的背脊 骨。另一只手则在她胸前饱实坚挺的玉乳轻揉缓搓,把玩着那丰美的肉乳,揉捏 着那硬挺的浅褐色乳头。 此时的凯瑟琳已然欲火如炽,好像口中所含的鸡巴是什么美味的食物般,越 发卖力吸吮舔舐。喷头中的热水哗哗地浇灌在我们身上,不仅没有熄灭欲火,反 而令它愈演愈烈。只见这婊子扣弄自己骚逼的架势越来越激烈,吞吐我肉棒的速 度愈发勤勉,啪叽的水声不断从她的下体传来,一股股淫之被那伸入肉穴的两根 手指搅了出来。 「好了,宝贝,先到这里……呼,先到这里……」 我还没有吃耶格尔呢,可不想就这么缴枪了。强忍着快要射精的欲望,我将 肉棒从凯瑟琳的口中抽了出来,而这胯下的美娇娘则是发出了一声销魂的媚吟声。 那秀美而略带野性的面庞上带着一丝哀婉,好像我突然禁止了她的高潮似的。 我拦腰抱起了凯瑟琳走进了卧室,并将那高挑苗条的娇躯送到了卧床上。这 带着一对巨乳的金发美娇娘媚笑着横卧在床上,那白皙而火爆的身材无时无刻不 在散发着荷尔蒙的气味。 「凯瑟琳,你有耶格尔吧,给我吃三粒,今天老子可要好好地操(淫色淫色4567q.c0M)操(淫色淫色4567q.c0M)你。」 我一跨步坐到了床沿上,而凯瑟琳闻言后则轻声笑着坐了起来,然后光着那 绝美的娇躯来到了旁边的椅子上,从皮包里掏出了三粒药丸。 「一口气吃三颗?哇,这药效可不小呢~你可得当心精神失常哟~」 如此说着,这尤物将三粒耶格尔含在了自己嘴中,然后爬到了床上,趴在了 我的身上。俯下身来,在那对G罩的奶牛压在我的胸膛上时,她以一个深吻将药 丸送入了我的口中。 「来吧,美女,首先是漫游是吧?」 以嫖妓的形式享受一位不输於筱葵存在的美女尽心的服务,这种美事让我的 大脑顿时飘飘然了起来。抚摸着女郎那比牛奶还要白皙玉嫩的柳背,我舒服地将 脑袋枕在了床头,看着她一脸温顺地伏在了我的身前。 凯瑟琳伸出自己的舌头,轻轻地吸允起了我的乳头。然后那灵活的舌头带着 颤动,一路顺着我的胸膛舔到了会阴的位置。酥酥痒痒的快感令我忍不住闷声出 声,尤其是当她用嘴含住我的阴囊用力一啄时,那自睾丸传来的颤栗感令我浑身 打了个寒颤。 「喜欢吗?先生?其他的女孩们有我这么厉害吗~?」 此时,这法国女郎已经匍匐在了床尾,正在用卑微而带有满足感的神情吸允 着我的脚趾,舔着我的脚掌。 其他女孩……叶筱葵和凯瑟琳- 阿卡曼吗?说起来,这就是花魁们服侍男性 时的样子吗?如此的下贱,如此的淫荡,如此的不知廉耻? 看那,叶筱葵,这位来自法国的鸢尾花魁正在用她的骚逼套着我的脚掌呢。 她正骑坐在我的脚上,将我的脚掌插进自己那淫满骚水的肥嫩肉逼里呢。你 也应该这么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过吧,对至少数百个男人做出过这种淫贱的表现吧? 「呼……啊……先生……您看……我是不是很淫荡啊……是不是……就好像 一只发情的母狗般淫贱?」 模特女郎在我的上方夸着那一米多长的白嫩细腿,将自己那没有任何一根阴 毛存在的、肥嫩厚实的、红亮鲜美的、肯定被上千个男人玩弄过的「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用器官」 陷入到我的脚掌当中。随时随地,我的脚趾和脚前掌都能感受着那紧凑而湿 滑的阴道里膣肉的触感。而当我的脚趾扭动起来时,凯瑟琳每每都会发出享受的 呻吟。 「先生……您可真会玩儿呢……嗯哼~凯瑟的身子好不好看?凯瑟的……技 术好不好?嗯哼~啊……吃一吃……嗯哼~」 那蜂腰在诱人地扭动着,使得那我陷入到肉穴中的脚掌可以充分地在那阴道 里搅动。金发女郎的一只手在大幅度地揉着自己的一只丰满雪白的巨乳,另一只 手则托起乳根,将那粉嫩而带着毛刺的乳晕乳头送入了自己口中。一边吸允着自 己的乳房,一边用骚浪的蓝黄双瞳望着我。那满头的金发在舞动着,她的身上已 经布满了香汗。 将一整个脚掌的塞入到阴道内啊,对於女性而言,这能比普通的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要刺激 太多的饱胀感,而自然也对女性本身带来了巨大的负担。不过虽然身上在冒着汗 水,但当那肉质红嫩的阴唇被我的脚掌充分地撑开时,这花魁却轻松地承受了下 来。舔吸着自己的乳头,表情上越来越淫荡,真就好似自己所说那般,犹如一只 发情的母狗。 「来,宝贝,让我吸吸你的奶子……这么大的奶子我可是头一次见到,让我 好好看一看……摸一摸……」 娇笑着的凯瑟琳继续用她那容纳力非凡的肉穴套弄着我的脚掌,然后一边以 娴熟的动作耸动着自己的蜂腰,一边满脸春意地伏下了身来。那一对饱满的肉乳 顿时贴到了我的脸上,浅褐色的乳晕贴到了我的嘴边。 凯瑟琳的乳房真的好大,我两只手一起才只能握住其中一只而已。和筱葵的 乳房略有不同,这位花魁那更加饱满的白嫩玉乳十分肉实沈甸,像是很重似的, 但绝对是货真价实。我捉住她那乳房揉捏把玩,手掌轻轻爱抚她的乳峰,手指滑 过她的乳头和乳晕,感到柔软而有弹性。 「呐,先生,不如尝尝我的奶水如何,母狗随时随地处於哺乳期哟~」 女郎灼热的气息喷洒在我的额头上,扶着身子将乳房贴在我的脸上,将我的 脚从自己的肉穴中拔了出来,然后用那饱满的阴唇坐在了我的茎身上,来回地以 自己的阴唇和肉缝摩擦着我的阴茎。 「乳汁……吗?」 此时,她两只硕大的乳房不断地在摩擦着我的脸,而那乳头摸起来象一颗硬 硬的樱桃,此时更是摩擦的我的脸上痒痒的。随着那一声声轻轻的呻吟响起来, 她的乳头处竟然显出点点湿润。我揪起一只勃起的乳头,轻轻一捏,她那深色的 乳头竟然流出乳白色的液体来。 我迫不及抱着她两只白生生的大乳房,哺乳期女郎的乳房,与一般女孩的乳 房完全不同。它们胀鼓鼓的充满了温暖甜美的乳汁,涨得满满的乳球沈重地下垂 着。比起普通皮球还要胀满,挂在胸前又圆又大又结实。可以留意,在揉动中, 我几乎可以听到两只乳房相互的肉击声和里面乳汁流动的声音。 凯瑟琳那浅褐色的乳晕环住了乳头周围,上面嵌满了乳晕特有的小肉粒儿。 乳晕中央,大乳头示威似地挺立着,暗红油亮,壮硕发达,上面还布满了明 显的肉纹,湿湿粘粘的,散发着诱人的成熟魅力。加上她光滑的雪白肌肤,这硕 大乳房看上去很诱人,而那丰硕弹手的感觉也很爽。 感受着凯瑟琳那肉穴摩擦着阴茎的快感,我双手捧起她的一只大乳房,轻轻 地托着揉捏。果然,那乳头处淌出一滴白白的乳汁,挂在乳头尖上摇摇欲坠、我 张开嘴吮住乳头,轻轻地啜了一下,乳头猛地涌出一大股乳汁,喷射一般,直灌 进我的嘴巴。我一下子没含住,乳汁居然从嘴角流了一些,而那乳头也差一点儿 从唇间滑落下来。 「你这奶水……你刚生过孩子吗?」 我坐起身来,而她则是把自己那丰满肉臀间的一道缝顶在我竖起的阴茎上。 凯瑟琳微笑着用右手托着一只大乳房,乳头对准我的嘴巴,将乳头连同整个 乳晕都塞进我的嘴里。她的乳头本来就大,再加上整个乳晕,几乎将我的整个嘴 巴都塞满了。 我还来不及吮吸,就感到嘴里的乳头开始膨胀变大。凯瑟琳好象敏感起来, 胸脯不由自主地向前挺,好象要把整个乳房都塞进我嘴里。 「嗯……我是……奶牛……这个……一直都有的……嗯……每天都分泌…… 需要定时挤出来……喝掉……「 我双手搂着凯瑟琳的细腰,呼吸着她乳房上此刻特有的那夹杂着乳汁腥香的 味道、舌尖在她的乳头和乳晕上舔刮,细细品味着那种软中带硬的感觉,舔着她 乳头上粗糙的肉纹,吸吮着她乳晕上颗颗肉粒及细软的汗毛。 不断有甘甜的乳汁从乳头处流出,我开始大口大口地吮吸。 忽的,我感到那乳头与乳晕反射性地缩了一下,一大股甜美的乳汁忽的从乳 头处喷涌出来,灌入口腔。热热的、粘粘的、腥腥的,一股奶香从鼻子直往外翻。 我加大力量,故意发出啧啧的声音。凯瑟琳闷声着挺着那大乳房任我吮吸。 她用双手紧紧地抱住我的头生怕我跑了似的,又象是怕我停止吮吸。凯瑟琳 的乳汁又粘又多。我每用力吸一下,她都不经意地绷紧身体,乳房象高压水枪一 样将乳汁一股股地往外喷,这是只有哺乳期女性才能体会到的射乳快感。 而她则说,这是常态? 我吮吸了好一会儿,射乳的力量弱了一些,乳房也渐渐软缩下来。到最后乳 汁完全被吸空,只有小股淡淡的清液从乳头流出。我吐出乳头,上面口水混合着 奶水,湿渍渍的。 「花魁……都有着……奶水吗?」 应该不是……乳汁的分泌也是需要时间的,筱葵……她从未有过这种变化… … 腾出双手,我捧起她软下来的大乳房挤压,又用牙轻轻地呷住乳头,想榨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 她最后一滴乳汁。凯瑟琳的满脸桃红,轻轻地哼着。 「当、当然不是……了……嗯哼~我是……奶牛啊……」 我突然含住她的乳头咬了一下,而只听得凯瑟琳轻声一叫,身子一抖,另一 只我没吸过的大乳房颤巍巍地弹跳起来。它滴滴嗒嗒地淌着乳汁,肥滚滚地晃来 晃去,像甩动的肉色大皮球,在灯下闪着白花花的光。我呃的一声,打了个满嘴 生香的奶嗝。 「先生……喂乳可是额外服务……咱们回头可要额外多付些嫖资呢……」 凯瑟琳主动侧过身子,将我没吸过那只大乳房送了过来。而那充满野性的艳 美娇艳上则充满了委屈般的神情,以此在激发着我的兽性。 我托起这只大大的乳房,巨大鼓胀而且沈重。随着我的手指那在乳头上轻轻 地拨弄,凯瑟琳微喘着,头朝后仰,身体竟忽的抽搐了几下。那乳房一抖,勃起 的乳头尖端射出一股乳汁,我连忙伸出舌头接住,一股奶香沁人心脾。 「depechez- vous!sucermonmamelon!」 说着我听不懂的法语,凯瑟琳猛地伸手将我的头拥住,挺胸将乳房朝我脸上 挤。那软肉将我的口鼻堵了个严严实实。乳头几乎伸到了喉咙口,乳晕儿膨胀得 顶住了上颌,把嘴巴塞了个满满当当。 我几乎无法呼吸了。嘴一动,大股又腥又粘的乳汁直灌喉咙,我只得拼命往 下咽。乳汁喷得更欢了。而凯瑟琳则兴奋得浑身乱抖,嘴里含混不清地呻吟起来。 我闷着头不停地吮吸,随着乳汁的渐渐减少,她的呻吟也渐渐低了下去。我 嘴里的乳头也软缩下来。 吸净乳汁,我将乳头吐出来。失去大量的乳汁后,那乳晕只是微微隆起,上 面的肉粒稍稍消退了些。我越看越觉得可爱,於是双手环握乳球,轻轻紧握,使 乳晕凸出,乳头突兀外挺,乳头又溢出一丝丝残乳,湿润了我的双手,散发出幽 幽的奶香。 「嗯……」 嘴唇贴在我的脸上,凯瑟琳用她的舌头舔着我嘴角奶液的残汁,用手抚摸着 我结实的胸膛,随后将斑斑吻痕落在了我的胸肌上。用那蓝黄各异的绝美双瞳媚 然地望着我,她坐到了床尾,然后用那双精美的美足夹住了我已然膨胀至二十公 分的硕大阴茎。白嫩的脚掌覆摩擦着茎身上那凸起的筋络,用那柔软的足底套弄 了起来。 「先生,您这一口气吃下三粒耶格尔的话,不会打算都释放在最后吧?从人 家这对脚掌上开始如何,我给你用脚弄出来一发,射在我的……足背,或者脚掌 上?」 依旧是在抚摸着自己那对皮球般丰满圆润的美乳,这位花魁一边为我带来肉 体上的快感,一边为我上演着一出视觉盛宴。在她的抚摸下,那挺翘而白皙的乳 球弹性十足地变化着诱人的形状。而那双白皙细腻而带着异国风情的玉足则正紧 夹着我的肉棒,好似那灵活的双手般套弄撸动着我的肉棒。 「宝贝,冒昧问一下,你和多少个男人做过了?我挺好奇的。」 凯瑟琳那一对不比筱葵差上太多的美足不仅仅是在快速套弄,她用那柔软的 脚掌夹住我的茎身,时不时便灵活地搓动着我龟头紧下端的位置。脚掌夹得实在 是紧得很,而她又是在主攻我阴茎上最敏感的部位。随着快感不断增强,我的腰 渐渐地挺了起来。 「多少个……这个真不好说呢,不过……被操(淫色淫色4567q.c0M)过的次数肯定……加上培训在 内……三四千应该有了……人数应该不多……」 不行……不行…… 我猛地用手盖住凯瑟琳越挫越快的脚掌,将那柔软的足底紧紧顶在了我的龟 头上。随着一声闷声,我今日(淫色淫色4567Q.COM)的第一股精液汹涌地喷到了她的脚掌上。看到我这 一次如此迅速地射精,凯瑟琳媚然娇笑着又将自己的头颅伏在了我的跨前。揽开 垂到额前的秀发,她望着我,表演般地用舌头在我的肉棒上绕着圈,将残留的精 液添得一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二净。 我擡起了面前这位花魁那光滑的下巴,在那烈焰红唇上轻轻一吻,然后抚摸 着那丰满的雪乳,对她说道。 「嘛……看在你刚刚给我喝奶了的前提下,咱要不就直接开始……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如何? 宝贝,现在就让我用你的屁眼吧。「 凯瑟琳有些惊讶地挑起自己那金色的修长柳眉,那一蓝一黄的魔性双瞳内闪 过意料之外的神情。 「好吧……既然是你要求的~」 没费什么力气,在凯瑟琳撅起自己美丽的肥臀后,我就把整根肉棒完全捅进 她肛门里。热乎极了,我飞快地抽插她的屁眼。而犹令我感到无比销魂的是,凯 瑟琳的这火热的后庭屁眼居然在刻意地收缩着,以此不停地刺激着我那深深陷入 在她直肠内的肉棒。肠液的量比不上筱葵,但那紧夹的直肠却令我的每一次抽插 都感到无比的紧凑。 「哦……好舒服…用力…用力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我…哦…啊喔……舒服!」 凯瑟琳那紧凑的后庭在贪婪地吞噬着我的肉棒,而我则不停用力地挺动下体, 猛烈地将坚挺的肉棒像在那柔滑湿润而又火热紧凑的屁眼内快速地进出着,就像 活塞一样。红嫩的肛门嫩肉随着的抽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快速的翻进翻出,每次将肉棒抽出时,就 又有一大堆淫水从凯瑟琳阴道流出,把我们结合之处弄得到处黏糊糊的。自然, 那雪白的大乳房也随着激烈的运动不停的抖动。身体修长的凯瑟琳当真是犹如一 头发情的大型母犬般,无比放浪而风骚。 「啊……啊啊……用力啊……插……插……快啊……啊啊……啊啊……用力 ……插死我……啊……好酸……好痒……又好麻……受不了……插死我……插烂 我的屁眼……喔!好爽啊!很久没有这么舒服过了……」 凯瑟琳不停扭动着屁股,不段说出这种淫荡的挑逗话,使我觉得非常兴奋, 自然那抽送她屁眼的速度也在不断加快。 「啊……啊……你弄到人家……下面很痒喔……快点动……快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我……喔… …喔……喔……「 我粗鲁的抓住那对不停摇晃的硕大乳房,更激烈的顶进屁眼深处。 「好深呀……好涨、好爽……全没入直肠里了……天啊,还有半截没进呢… …天……又进去了……好硬、好粗……好舒服呀……「 我不仅仅只插着她的屁眼,自然也把肉棒塞进了那饱满的肉穴当中。由於淫 水过多,随着她那雪白大屁股不断用力撞击我的胯骨,劈啪的肉体拍击声都要打 得我生疼。我越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越起劲、越推越猛、越来越进入,激烈的抽插令凯瑟琳那雪白 的身体染成一片粉红色。 我们俩人的汗水混合在一起,而她则已经陶醉并沈溺在这淫海里,不断感受 着我那不断在她阴道与直肠里边鉆动扭转着的肉棒。她疯狂的猛摇晃着身躯,由 其是她那细腰,更加的扭个不停,嘴里大声淫叫着。 「主人……好舒服……好象插到底了呢……天啊……好美呀……我要到了… …「 「告诉我……」 我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眼见这婊子已经被我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得失了神,一个个问题便开 始连珠炮般地问了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从来……都不让客人……戴上套子!?」 只是浪叫。我猛抽猛插,她的阴唇则随着阴茎的进进出出,也翻进翻出的做 着重复的变形运动。当我将这婊子的身子忽的翻过来,并再一次问出这个问题时, 满脸红晕的凯瑟琳媚然地张嘴了。 「恩恩……我的……授粉期是……哦呀……十五号……唔……不是这时候… …随便射……嗯哼……好爽……操(淫色淫色4567q.c0M)死我的骚逼……「 凯瑟琳淫荡地向上迎接着我阴茎的插入,并媚眼如丝的盯着我。看着她美丽 淫荡的容颜,听着那没怎么搞懂的回答,我激动得快要爆炸,把她的双腿压在她 的胸膛上,趴在她的身上,飞快的耸动着我的屁股。 阴茎犹如飞梭般的插着凯瑟琳的肉穴,每次都顶在她的花心上。这是一个多 水的女人,随着我阴茎的抽插,淫水被阴茎象挤牛奶般的挤了出来,沿着凯瑟琳 的屁股沟流在大腿上。 「呼……那么……那么……呜啊!」 最终还是没能忍住,当一股精液猛地喷入到了凯瑟琳的阴唇当中后,欲望一 消的自己直接摊到了床上。 「嗯……」 好乏,不想睁开眼睛,宿醉的威力实在是太大了,尤其是我喝得如此过量。 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不过身子却十分疲乏。因为昨天日(淫色淫色4567Q.COM)期的确定,我拖着 雷哥跑到酒窖里偷喝了足足好几瓶上好的葡萄酒。不是因为庆祝,而是因为那不 断影响着神智的心痛。 按理说不应该这样的,但就连盟主也对我现在的心情感到十分诧异。多少年 了,一直以来都是习以为常,可为什么就在这最后几天却不断地感到心痛呢?当 然,我知道问题的重点不在於什么时候感到心痛,而是……我不应该感到心痛才 对。 「您醒了?」 面前的男子带着摄心夺魄的目光,一身白袍,赤足站立在白色的地摊上。金 色的短发打理得一丝不茍,蓝色的瞳仁内闪烁着睿智的光芒。 「您应该保重自己的身体才是,这种事情不应该再继续下去了。您身边的那 位仆从会被罚去做一个月的门卫,因为他失职了。」 对於他的做法,我虽然不是很喜欢,但也无可奈何。毕竟规矩就是规矩,盟 内最强的约束力便是如此。 「原主保佑你。」 在胸口画个十字,我已经下了逐客令,而这讨厌的家夥也同样如此地向我告 了别。 白色的天花板上画着一朵霸王花,身旁床头柜上也有着我们的相片。原来被 送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啊,看来…… 「唔……」 头疼得厉害,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剧烈。我在参军时出了一次意外,曾不 小心在打靶时被枪托撞到了脑袋。自那之后,头疼的毛病就随时伴随着我。这个 星期已经发作了两次了,而现在的这一次却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剧烈。 「嗯……啊……」 迷迷糊糊地从床上坐起来,眼前一片混乱。那黄色的光芒是什么东西?是天 使吗,还是那来自…… 「嗯……」 画面在缓慢地组合着,逐渐形成了我面前的景象。那是台灯,那是一盏华丽 的欧式台灯,它被放在床头柜上。低下头来,身上似乎已经被洗过了,不过却依 旧是赤裸着的。一张宽大的白色浴巾搭在床沿上,而我的身上则盖着一层被子。 「怎么……?」 出了什么事?为什么我会忽然出现在这里?嗯……对了,我好像找了一个花 魁来嫖她,然后想要从她那里套到许多关於…… 「叶筱葵……」 我有一个妻子…… 她是一个妓女…… 我眨了眨眼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脑海中的记忆。 我有一个妻子…… 她是一个妓女…… 她是一个婊子…… 她没有廉耻心可言,她的性技高超,她的性经验丰富,她是一个千人斩。 难以置信…… 我为什么会和这样的一个女人结婚? 我为什么会爱上这样一个女人? 不对。 我摇了摇脑袋。 我爱的不是叶筱葵,我跟她根本不熟悉。 我爱的是…… ……孙栾雨。 是了,我的爱人应该是栾雨才对,叶筱葵那个婊子哪有资格做我的妻子?这 不是开玩笑嘛? 床单上绣着金丝,啊,是金丝雀是吗,金丝雀的话,啊,是雀巢咖啡对吧, 咖啡桌的确用着很不错啊。 如果家里添置一个咖啡桌,我是不是就可以沏咖啡了呢?咖啡桌不就是用来 沏茶的嘛。对了,沏茶的话,我是买西湖好呢,还是买龙井好呢?西湖吧,西湖 是湖,龙井是井,湖当然比井好了。 叶筱葵既然是一个婊子的话,那我也不用客气什么了对吧。话说回来,为什 么我手上这条毛巾是白色的呢?为什么羊毛也是白色的呢?为什么羊要叫做羊呢? 嘿嘿嘿…… 踩油门,开车,话说回来,穿衣服什么的果然好麻烦啊,居然花了我五分钟 的时间呢~ 风驰电掣的感觉实在是太棒了,风驰电掣的感觉实在是太棒了,感觉实在是 太棒了,感觉实在是太棒了,感觉实在是太棒了,感觉实在是太棒了,感觉实在 是太棒了,感觉实在是太棒了,感觉实在是太棒了,感觉实在是太棒了,感觉实 在是太棒了,感觉实在是太棒了!、实在是太棒了! 手机的铃声忽然响起了,我从兜里掏出来看了看,哦,是我的…… ……是我老婆的情敌? 她来电话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什么? 想到这婊子现在应该是和我老婆在一起呢,虽然不情愿,但我还是接通了电 话。 「老公,六点钟了诶,我和小雨都给你打了那么多次电话了,怎么才接啊? 现在都在家等着你呢~「 「……」 「老公?啊,对了,那个……嘻嘻,人家可是做了好大的一桌菜呢,没有素 的啦,而且都是我一个人做的哟。嗯……还有一个大蛋糕……其实……知道你肯 定忘了……其实呢,那个……其实今天……」 扣死。 怎么又拨过来了? 扣死。 怎么又拨过来了? 手机扔出窗外。 在将奥迪挺好在了停车场后,我走入了电梯,然后按动了按钮。 来到家门口,我的脚一连三次踹向了防盗门。 上一篇:中国历朝美女系列─柳如是 下一篇:美娇公关Magg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