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都市激情  »  【不一样的银行劫匪】(1

【不一样的银行劫匪】(1



              (一)劫持人质   快到五时了,银行的职员正准备把大闸关上,就在这一瞬间,一名头戴鸭舌
帽、半边脸被口罩遮盖着的男子冲了进来,职员随即把大闸拉下。   那名男子走到大堂中间排队,前面的两名顾客离开柜位之后,门口的保安打
开大闸中的小门让他们离去。轮到那名男子了,他是今晚最后的一位客人,柜台
银行小姐例牌的笑容,招招手示意那名男子可以走上前到她的柜位,心想终于快
完成一天的工作。   那名男子走到柜位前,拿出一张纸条递向柜台裡的银行小姐,她顿时脸色大
变,不知所措。纸上写着:『我有枪,不要按警铃,否则你会死!』   柜台银行小姐已看到那名男子手上的枪,这时刚巧另一位银行小姐走到她的
柜位,看见那名男子手上的枪,不自觉地惊叫起来:「有……枪……」   银行保安员听见银行小姐的惊叫,立即走向柜台,正当他有所行动时,只闻
一声枪响,子弹擦过他的小腿,他顿时倒地,并用手压着流血的小腿,大家都吓
得很惊慌,乱作一团。   「所有人不要动!枪是没眼的。」那男子道,顿时人人吓得不敢再动。   「谁是这裡的经理?叫他出来!」男子喝道。   一名女子走出来:「我是这儿的经理。请你不要伤害任何人。」   「哈哈~~只要你们听话,我是不会伤害人的。这裡共有多少男女职员?」   「连保安员有七位男职员,算我在内共有十一位女职员。」   「答得很清楚,不愧为经理。现在所有人都来到大堂,分开男女两队站好。
快点!」   银行职员依男子的说话,大家来到大堂,分开男女两队站好。   「好,经理,你出来。」   女经理站出来。   「把银行的闭路电视关掉!快!」男子用枪指着女经理的头:「你要真的关
掉啊,否则一会儿你们女士的表演全部被录下,到时……哈哈……」   女经理不明白男子的说话,但她最终也把闭路电视关掉。   男子持着枪在两队间来回踱,突然用枪指着一名身材不太高的男职员,说:
「你出来。」   那男职员战战兢兢的走到男子面前,男子这时左手中持有一綑胶索带,「你
用索带把所有男职员两手都在前面捆着,快去,做得不好我杀了你!其他女士蹲
下,不要动,一动我会开枪的!」男子喝道。   那男职员一听到「杀」字,心裡惊得震,也不敢怠慢,立即依男子的说话把
他的同事两手都用胶索带捆着。而十一位女职员都乖乖的蹲下,不敢胡乱动。   当他把男职员捆手的工作完成后,男子又交给他一些眼罩,叫他把男职员的
眼睛蒙着。完成之后又叫他一个一个地带他们到贵宾室坐在近门的地上,这样男
子可以看见他们,最后这位男职员的两手也被胶索带捆着和眼睛也被眼罩蒙住,
他和他的男同事一起坐在地上。
              (二)银行裸露   男子拿出一部摄录机来,把它安放在脚架上,叫所有女职员站起来排好队。   「请经理过来。」   女经理走出来。   「你叫什么名字?」   女经理没有答男子的问题。   「呵呵~~你不说,让我看看你的职员证……唔……李慧芸,嗯,很文雅的
名字。」男子双眼打量着女经理全身。   「你……想……怎样?」女经理感到男子不善的目光。   「没怎样,我只想看看你们而已。」   女经理不明白男子的说话,心想劫匪来银行当然要的是钱,但看他好像并不
在乎。   男子拿出一张折迭好的大纸打开,把它向着女经理,「你走到摄影机前面读
出纸上的句子,然后依句子的指示做。」男子说。   女经理看看纸上的句子,脸上登时红了起来,「快点!」男子挥一挥手上的
枪,并指着女经理说。   女经理无奈地走到摄录机前面,她依照纸上的句子吞吞吐吐地依读出:「我
叫李慧芸,今年36岁,三围是33B、28、34。我是银行经理,其实我喜
欢全裸在银行工作,现在我便脱光衣服让大家看看我的裸体,希望大家喜欢。」   「唔……身材也不错,不过倒要看一看,快脱衣!」男子道。   女经理一脸羞愧,但也无奈,只好脱衣,她脱去西装外套、衬衣、裙子,然
后望一望男子,男子的目光叫她继续脱下去,她只好继续脱下丝袜,停了停,男
子目光更严厉,她只好把胸罩和内裤也脱去,除了脚上一对半吋跟鞋之外,身上
便是一丝不挂的了。   在陌生人面前脱光了,她不好意思地用手捂着乳头和阴户。她心想幸好真的
关掉了闭路电视,否则自己脱光的身体全被录下,后果真不敢想像了。   「不准遮掩!两手放在背后,面对着镜头。」男子喝道。   男子用摄录机把女经理全身上下都拍下,又拍下她的乳房、阴户、大腿等的
大特写。男子又要她转身背着镜头弯下身张开腿,女经理不太愿意这样暴露自己
的极私。   「快点!要不要我揭开他们的眼罩,让他们看看你全裸的身体?哼!」男子
指一指坐在贵宾室地上的男职员。   「不要……不要……我做……」女经理当然不想给男职员看光自己。   女经理只好转身背对着镜头弯下身张开腿,把阴户完全无遮掩的对着镜头。
女经理从未在陌生人面前裸露自己的身体,还要把自己身上所有的秘密都表露无
遗,她感到羞耻至极,但又感到无奈,只能照着男子的说话,任由他拍下自己完
全裸露的身体。   男子拍完后,对女经理说:「你过来拿着纸,让下一个照着读。」   全裸的女经理不情不愿地拿着纸站在摄录机旁。   「听着,女经理怎样做,你们每人就要照着她怎样做,明白吗?」男子扬
一扬手上的枪。   其馀十位银行小姐都点头,哪敢违抗。   「下一个。」男子说。   一位银行小姐慑慑懦懦的来到摄影机前面,依纸上的句子战战兢兢的读出:
「我叫张小茹,今年27岁,三围是34B、26、35。我是高级客户服务主
任,其实我喜欢全裸在银行工作,现在我便脱光衣服,让大家看看我的裸体,希
望大家喜欢。」   她说完便一件一件地把银行制服脱得清光,两手放在背后,一丝不挂的对着
摄录机镜头,一脸羞红。同样,男子把她全身上下都拍下,又拍下她的乳房、阴
户、大腿等的大特写。   接着所有的女职员逐一来到摄影机前面,读出纸上的句子,及把银行制服一
件一件的全部脱光,然后两手放在背后,一丝不挂的对着摄录机镜头。同样地,
男子逐一把她们全身上下都拍下,又拍下她们的乳房、阴户、大腿等的大特写,
也要她转身背着镜头弯下身张开腿,把阴户完全无遮掩的对着镜头。   完成每个人的特写后,男子叫十一名全裸银行美女一字排开,他又拍下十一
名裸体银行美女一字排开的持写,十一对大小不一的乳房、十一丛芳草茸茸的阴
户、十一双雪白的美腿,一览无遗,看得男子下面也隆起。   十一名全裸的银行美女都低下头,两边脸颊绯红,她们从未试过在陌生人面
前完全赤身裸露,而且刚才的弯身张腿,把女人最神秘的地方也给人看光,大家
脸上一片绯红,内心又惊又羞。   十一名裸体银行美女内心都想,幸好银行的男职员都被蒙住了眼,银行的闭
路电视也关掉了,否则自己的裸体给录下及被看光,它日都不知如何是好了。  (三)谈判   正当男子细意欣赏着十一位美女的裸体时,银行的电话响起来。   男子拿起听筒,对方传来说话:「我是警方谈判专家曾家莹督察,你有什么
要求?请不要伤害人质。」   「警察?是谁报了警的?」男子摔下电话筒,咆哮道。   十一名已全裸的银行美女都摇摇头,她们现在都已剥清光,赤裸无遗,脱下
的衣服又被男子收起,通知警方,自己岂不是给许多人看光?   「量你们也没有胆量。」男子目光横扫十一名全裸美女,她们都禁若寒蝉。   男子走到贵宾室银行男职员坐着的位置,说:「一定是你们了!但……你们
全都被蒙眼绑手,怎样可以报警呢?」他沉吟着,男职员都不敢张声。   男子仔细地检查男职员,发现其中一个身上有手提电话,他打开一看,检查
打出的记录。「原来是你!」男子用枪指着那职员:「你蒙着眼绑着手,怎样打
电话的?」   「我……我……」男职员用头示意身旁的另一位男职员:「叫他把电话从我
的口袋慢慢拿出来,然后……利用眼罩下面微微的小隙缝看数字……叫他弯身对
着电话……说话……」   「好啊!我杀了你!」男子咆哮道。   「不要……我……」男职员求饶道。   「哼!这么困难的动作也能做到,真服了你。好,就饶你一次,你们乖乖的
坐好,不要乱动,我一看见什么不对劲,枪是没眼的,知道吗?」男子道。   男职员都点头示意明白。既然警方来了,他们也知道不可妄动,免得真的惹
来杀身之祸。男子同时再一次检查他们的眼罩确保非常稳固,这时电话铃声再次
响起。   男子拿起听筒,对方传来说话:「我是警方谈判专家曾家莹督察,请问怎样
称呼你?说你有什么要求,千万不要伤害人质。」   「你打这个号码来再说。」男子说了一个手提电话号码。   一会儿,男子的手提电话响起。   「我是警方谈判专家曾家莹督察,可以叫我Iris。请问怎样称呼你?」   「我叫Simon。」   「Simon你有什么要求?」   「电视台是不是全都来了?」   「嗯……是的……来了。」   「先送来一些食物和饮品,准备好通知我。」男子说完便挂线。   「裸体美女经理,你们银行的电视可不可以收看电视台的?」男子走到女经
理面前。   女经理点点头。   「除了免费台,还可收看哪些台?」   「C台的新闻台。」   「好,你给我遥控器。」   女经理找来了遥控器给了那男子,男子开了电视机,收看了H台、A台及C
台,果然都有报导劫匪挟持银行职员的新闻,同时也看到那位警方谈判专家曾家
莹督察。这位督察看来年纪也不大,样子娟好,没有穿着警察制服,身材看来也
有些瞄头,男子看着她点点头,好像在想着一些什么似的。   「全城的传媒都来了,我出去自首,让他们拍摄你们全裸被我挟持着,你们
说好不好?」男子对全裸的银行美女说。   十一位裸体女职员同时也看着新闻,她们内心很矛盾,希望警方可以拯救她
们,但她们现在是一丝不挂,男子出去自首,届时自己的裸体岂不是完全暴露在
传媒的镜头之下?她们一丝不挂的样子便给见报和上电视,她们当然大大力的摇
头。   「不好呀?哪你们要听我的话做。」   十一名全裸的银行美女都点点头。   男子的手提电话响起。   「Simon,我是曾家莹督察Iris,你要求的食物饮品已准备好,你
想怎样取?」   「我有一个要求,如果你们依了我的要求,我会释放一个人质,怎么样?」   「什么要求?」   「你们把食物饮品放在银行门口对开的地方,但警方要让开银行门口一些地
方,并叫所有电视台的镜头都对着银行门口,一会儿有两位小姐出来拿取食物和
饮品,电视台的镜头要对准她们拍摄,我要在电视上看到直播,镜头要清晰,不
准有任何马赛克,否则我会杀一个人质。」   「你的要求倒好特别,但大致上都没有问题,但我要先和传媒沟通,再回覆
你,怎样?」   「好!」   男子挂线后,走到裸体美女前,检视了她们一遍,说:「一会儿,你们当中
有两人要出去拿取食物饮品。」   十一名裸体银行美女惶恐地望着男子,心裡都在想着:『我们现在都是光着
身没穿衣服,难道要裸着身子走出去?那岂不是全身都给人看光了!抽中自己今
次完蛋了。』   「为了公平起见,我决定抽籤决定由谁去。你们的职员证都在我手中,我抽
到谁,谁去。」   十一名裸体银行美女顿紧张起来,每一名裸女都希望抽不到自己。   「王嘉美,陆采儿。」男子抽出两张职员证:「你们两人出来。」   王嘉美和陆采儿听到男子叫自己的名字,脸如死灰。   男子由头打量两人的裸体,又一边摸着二女的裸体一边说:「你两人的身材
都是很好的,我记得了,陆采儿,你的乳房是35C,王嘉美也有35B的,两
个人的乳房又圆又挺,阴毛不多不少,双腿白白修长,看得人也昏死了,哈~~
哈~~」   二位裸女都不敢动弹,任得男子在自己身上摸索轻薄。   「这裡有两个面谱,你们二人戴上,那便没有人认出你们是谁。」男人拿出
两具白色面谱。   两位裸体美女被抽中时心想,今次被人认到自己,日后都不知如何是好,现
在有个面谱把样貌遮盖,真是谢天谢地,二人连忙把面谱戴上。   男子的手提电话响起。   「Simon,我是Iris,我已依你的要求跟电视台说好,电视台都在
直播。」   男子看到电视画面正是银行门口,便说:「好,我会打开小门让两位小姐出
来拿取食物和饮品,记着叫电视台的镜头要对准她们拍摄,我要在电视上看到直
播,镜头要清晰,不准有任何马赛克,否则我会杀一个人质!」   「请放心,我们会依足你的要求;但你也要守诺言,释放一个人质。」   「当然,决不食言。」男子说完便挂线。   「你们要正面全裸走出去,不可用手遮着乳头和阴户,两手放在背后,先在
门口站立,直到我叫你们去取食物和饮品时才可以行动。你们慢慢拿取,不用心
急,不要弄伤自己,我不会因为你受伤便会放你们的,明白吗?」男子对两位裸
女说。   两位裸体美女无奈地点点头,现在她们已没有选择馀地,只能乖乖的听话。 (四)电视播出裸女画面   银行外的电视台的摄影机镜头都对准银行的大闸,大家都屏息等待着。   银行大闸中间的小门打开了,有两个人慢慢地走出来,当两个人都站定在门
前时,大家都看得目瞪口呆。   两个全裸的女郎,她们除了脸上戴着一个白色面谱和脚上的一对鞋子之外,
身上是一丝不挂的,一对乳房、两个乳头、一双长腿,以及毛茸茸的阴户完全无
遮无掩,大家一时之间都不知所措。   两位裸女两手放在背后站在门前,更把全裸的身段表露无遗,她们都只站着
不动,好像想让人把她们全身上下都看个够一样。   她们站了差不多五分钟才动身走到放食物和饮品处,转身背向着传媒的摄影
机,然后弯下身拿起那些袋子,这样她们圆圆的屁股便在镜头前表露无遗。她们
拿起袋子便迅速走回银行大门,从小门进入银行。   电视台全程直播,两名戴了白色脸谱的全裸美女三点毕露的出现在电视画面
上,真不可思议,透过电视画面,大家都可以清晰地看到她们的乳房、长腿,屁
股以及毛茸茸的阴户,她们全身上下无遮无掩地任人看光。无论是电视台的人员
或是警方人员,大家都看得目瞪口呆,一时不知如何反应。   九名全裸银行美女也从电视画面上看到自己同事在银行外面的裸露过程,内
心都感到五味翻滚。虽然幸好今次暴露在外的人不是自己,但今日大家在银行内
都全裸了,身体让一个陌生人看光了,其实大家都在同一遭遇下,因而对于王、
陆两裸女被强制在电视上的暴露都感到一点点的同情。   男子一边看一边说:「很好,美丽的裸体应该让人多看。」男子转头对着全
裸的银行美女们说:「你们那么美好的裸体也应让多些人看看才是。」那些全裸
的银行美女一听那男子这样说,脸色都大变。   「怕什么?女人有美好的身段,就不怕让人看自己的裸体,那叫做自信,只
怕自己没有身材,泳衣也不敢穿。裸体其实有什么十恶不赦的罪?难道你自己不
会裸体吗?你洗澡时也是会裸体啦!裸体是一种艺术,大家不应该用什么道德标
准来衡量……」男子滔滔不绝地说。
 
  那些全裸银行美女听着听着那男子发表的「伟论」,似乎又觉得他说得有点
道理,女人也希望别人多赞赏自己,她们当中也有人在唸大学时上过人体绘画,
对于裸体其实并不反感,只是在公众前裸露并不是目前社会所容许的,还被视为
不道德。   这时全裸的王嘉美和陆采儿已返回来,从小门进入银行,有的裸女上前帮忙
她们拿东西,有些裸女则上前抱着王、陆二人表示对她们的安慰。   男子检查过那些食物和饮品后,说:「你们肚饿口渴可以吃点东西和喝点饮
品,也可以拿些给你们的男同事,不过你们要小心点,不要让他们感觉到你们是
光脱脱的啊!」最后那几句男子是压低嗓门说的。   十一名裸体银行美女都你眼望我眼,大家都不敢走近男职员那处,真的生怕
自己的男同事发现自己是全身光脱脱的。   经过几小时的折腾,十一名裸体银行美女又真的有点饿和口渴,不过大家都
没胃口,只喝了一些果汁或只吃些小饼之类。   对于有全裸美女出现在电视画面中,警方上头不断询问曾家莹,她也被弄得
煳里煳涂,不懂有何反应,唯有告示传媒不可再播放刚才的片断。曾家莹并致电
Simon。   这时银行内男子的手提电话响起。   「Simon,我是Iris。」曾家莹的声音有点颤震。   「怎样啊?曾督察,刚才的画面美死了!」   「你在搞什么鬼?怎会是这样的?你叫两个小姐出来,但她们……她们……
竟然是……全……」   「全裸三点毕露,精采不精采呀?」   「你竟然要我让电视台直播这个,你……」   「有什么不好呢?裸体是一种艺术,太多人用过份的道德眼光来看女性赤裸
了,这是不太好的标准啊!我看曾督察也是美女一名,应该让人多看看呢!顺便
告诉你,银行裡的女职员现在全都是赤裸的,她们一个个都是很美的艺术呀!」   「废话少说,请你遵守你的诺言!」   「我会遵守诺言的,等下会释放一个人质,那是银行的保安员,但他受了点
伤,你要准备救护车。五分钟后我会放人。」男子说完便挂线。   男子走到男职员坐着的地方,叫保安员站起来,他受伤的小腿虽然包扎着,
但仍是痛楚难当,不过他还是咬着牙根站起来。   「我现在放你走,不过你要自己走,没有人扶你。你听着我的话,我叫你向
前,你便向前,我叫你转右转左,你便转右转左,明白吗?」男子说。   蒙着眼的保安员只能依照男子的指示一枴一枴地走着,虽然看着保安员那么
痛苦的走着,全裸的女职员都不敢上前帮扶他,为怕被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原来是
赤裸裸的。   保安员好不容易走到门口,男子打开小门,指示他离开,他一踏出闸口完全
离开银行,男子便立即关上小门。立时有几名警察冲上前扶着他,并招手叫救护
员过来,救护员立即替保安员受伤部位进行初步治疗,不久其他救护员推来担架
床,他们扶着保安员躺上担架床,送往救护车去了。      (五)   男子从电视画面看到保安员被送上救护车,他摇了摇头。他看看银行内十一
位裸体美女,只见她们脸红红的,双眼有点迷迷煳煳,神智虽然清醒,但又好像
有些不能自主似的。   男子微笑地说:「你们都过来。」   十一名裸体美女都走上前围过来,男子对她们说:「你们现在回复像平日上
班一样,返回自己的岗位。」   十一位全裸美女应了一声,便各自返回平日的岗位,有的站在大堂招呼进来
的客人,有的则坐在柜位后,有的在办公桌上处理文件,有的拿着文件找经理签
名等,男子则在拍摄她们全裸地在银行工作的情形。   过了十多分钟,男子又召集十一名全裸女职员来到大堂,男子要她们面向大
门分成左右排开。十一名全裸银行美女来到大堂,左右各六名裸女,裸体女经理
则站在中间,全部面向着银行大门,男子用摄录机上下左右地拍摄着她们全裸站
在银行大堂的情形。   接着,男子要她们唸出他准备好的对白:「欢迎大家来到我们银行!我们在
银行裡是全裸工作的,只要大家喜欢,我们的裸体完全任由大家欣赏。你们喜欢
看我们身体哪一个部位,我们都会展示给大家尽情欣赏的!」   十一位全裸美女一起唸过对白后,男子再一次用摄影机把她们全身上下都拍
入镜头,务令她们的乳房、阴户、大腿完全展露在镜头之下。   接着男子叫女经理过来,他用手抚摸着她赤裸的身体,女经理没有退缩或是
反抗,完全任由男子在她身上摸索。突然他用手指插入女经理的阴道内,女经理
「呀」的叫一声,男子的手指在她的阴道内抽送着,女经理慢慢地发出「唔……
呀……噢……」的呻吟声来。   男子放开女经理,又叫各裸体美女每两人一组互相抚摸对方赤裸的身体,所
有裸体美女都没有抗拒男子的说话,很自然地依照他的话去做。   男子叫陆采儿来到他身边,他叫陆采儿自己摸自己给他看,陆采儿没有抗拒
地在男子面前自己抚摸着自己赤裸的身体。男子望着陆采儿美妙的裸体笑了笑,
随即伸手把她一抱,陆采儿便倒在他的怀裡。他的手在陆采儿身上游走,陆采儿
任由男子把玩她的乳房、摸捏她的乳头,还挺起胸部以迎合男子的摸索。   男子又把手指插入她的阴道,陆采儿「呀」的一声,便闭上眼睛在享受男子
的手指在她阴道的姦淫。不一会,她口中陆续发出「唔……噢……」的呻吟声。   这时男子的手提电话响起来。
                (六)   「Simon,我是Iris,人质究竟安全不安全?他们还有谁受伤?」   「呵呵,美女Iris督察,若果你们硬来强攻,那我可不担保人质会有伤
亡喔!」   「不会,我们不会强硬强攻的,你不要伤害人质。」   「好,只要你答应我提出的条件,人质不但很安全,而且我可以释放所有人
质。」   「你说吧!」   「你先请飞虎队退出银行范围五个街口,我们才谈条件吧!」   「好,我答应!」   「我等你的答覆,不要太久啊,我的耐性不好的!」   曾家莹挂了线后,非常愤怒,她找着黄警司,跟他理论。原来警方真的想用
强攻,但曾家莹知道银行内的女职员都被剥清光,警方一旦强攻入内,她们的裸
体不免全被曝光,届时真是不堪设想。   大家都是女性,她替女人质担心,但她不想道破原委,只是力陈指出人质安
全一旦出问题,警方便会成为全城传媒追击的对象,影响警方形象,同时她会用
方法说服劫匪释放人质。最终警方上头同意曾家莹的做法。   曾家莹致电Simon:「Simon,我是Iris,我已把飞虎队调离
了,你要怎样的条件才会释放全部人质?」   「呵呵,美女Iris督察,你很想我把人质全部释放了?好,看在美女份
上,只要你依足我的条件去做便行了。」   「你说出你的条件来。」   「你真想我把人质全部放了?」   「你快说是怎样的条件?」   「我的条件好简单,三个。」   「哪三个?」   「不要急,先完成一个再讲下一个,而且每完成一个之后,我会释放部份人
质,好让我的美女督察有所交待。美女督察,你认为怎样?」   「你的条件是怎样?说啊!」曾家莹一听男子会释放人质,内心早已倾向付
上任何代价都要令人质安全。   「第一个,我要电视台和我做一个电话访问,主持要两位女主播,节目要直
播。」   「这个……我要和电视台沟通……」曾家莹感到话中有跷蹊,但又说不出所
以然。   「不要紧,但你要听清楚,节目要直播,直播中不得删去任何片段。而女主
播要完全依足我的话做,我叫她做什么她就要做什么,否则我不会放人质的。」   「你会释放多少名人质?」   「看看哪家电视台想和我做访问,如果依足我的要求,我会释放二至四名女
人质的。」   「好,我和电视台沟通一下,看看哪家电视台愿意。」   「你告诉电视台,是独家访问,他们应该有兴趣的。」   「好,我联络电视台,准备好就通知你。」   「谢谢你,美女督察。但请你记着,银行内的女人质是赤裸的,她们有什么
遭遇我可不能保证喔!哈哈哈……」    (七)   挂线后,曾家莹的内心确是有点忧虑,她内心对于Simon的要求总是有
点不安的感觉,她不敢肯定有没有电视台愿意和Simon做访问,不过她还是
向电视台表达了Simon的要求。   在等候电视台答覆时,曾家莹想到在大学时认识的同学王静。她现正在C电
视台工作,在几次的校友会聚会中,两人都有倾有讲,十分投契,或许她可以帮
上一点忙吧!想到这裡,曾家莹致电找王静。曾家莹想不到王静二话不说便答应
帮忙找电视台的高层倾谈。   H台和A台的回覆是有所保留,虽然独家访问对两台的收视都有好的保证,
但同时两台都考虑到劫匪会不会对女主播有特别的要求,而且刚才直播两位银行
美女全裸出外拿取东西时,令到两台都很为难,要与警方合作,以免人质受伤,
但画面又超越所限,两台是免费台,除非政府给予豁免权。这个权限,曾家莹要
请示上司,而她更担心银行内的女人质情况……   就在这时,王静回覆她。虽然C台所忧虑的和H台A台一样,不过C台始终
是收费台,反而是女主播的人选问题,C台希望这个访问能够直击劫匪的心理行
为,但有能力的女主播因担心劫匪的非常要求而不肯接做。   王静问了曾家莹关于劫匪是不是真的会释放至少两名女人质,曾家莹虽然不
敢保证,但她相信Simon是一个守信的人,而且曾家莹告诉王静,如果顺利
的话,有可能会有四名女人质被释放。   王静说再与电视台高层谈谈。   王静再致电曾莹,说C台可以和劫匪做独家访问,女主播的人选就是她和张
静雯。   原来王静的妹妹和张静雯的姐姐就是在这间银行工作,她和张静雯私人上要
求曾家莹跟劫匪说项释放她的妹妹和张静雯的姐姐。曾家莹听了王静的话话非常
高兴,她答应会极力争取她俩的要求。   曾家莹致电Simon:「Simon,我是Iris,已跟C电视台谈好
了,可以和你做访问。」   「是哪两个女主播?」   「王静和张静雯。」   「呵呵,美女主播,好好……」   「Simon,我有个要求。」   「美女督察也有要求,说来听听!」   「我想你释放人质的名单内包括张小茹和王嘉美。」   「给我一个理由!」   「她们是……你不要问。」   「你没有条件跟我谈条件!」   「你的要求我已全做足,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释放人质上,你也应依一依
我的要求!」   「呵呵,美人督察不要动气,看在美人面上,你要我放谁都没问题,好,就
依你的。不过你要告诉两位美女主播,访问时一切要依我的,否则后果自负。」   「我跟她们谈好了!」  (八)   电视画面出现两位小姐坐在椅子上。   「各位观众,欢迎收看新闻特备节目,我是王静。」   「我是张静雯。接近下班时间本市发生一宗银行挟持人质事件,银行保安员
被劫匪释放,但受了伤,幸好无生命危险。根据警方消息,银行内被挟持的人质
暂时是安全的。」   「是了,静雯,警方谈判专家曾家莹督察正在和劫匪展开谈判,希望可以释
放更多人质,而本台得到独家和劫匪电话直接访问。」   「没错,王静,现在我们联络银行内的劫匪。」   电话接驳声响起。   「喂,你好,我是C电视台新闻台的王静,怎样称呼先生呢?」
 
  「王小姐,你好,叫我志文。」   「你好,志文先生,我是张静雯。请问人质的情况怎样呢?」   「呀,张小姐,你好。我不喜欢你们坐着,请你们站起来。是了,请摄影师
把两位主播全身入镜。」   王静和张静雯只好站起来,只见电视画面两人全身入镜。   「志文先生,你还未回答我的问题,现在人质的情况到底是怎样呢?」张静
雯说。   「呵呵,人质很安全,如果你们全依我的话去做,我保证她们一点损伤都没
有。」   「是了,其实志文先生挟持银行职员的目的是想做什么呢?」王静说。   「王小姐问得好,我想请你们播回银行美女全裸拿取食物饮品的片段。」   「这个……」王静不知监製的决定。   镜头外曾家莹已指示电视台要依Simon的说话去做。   电视画面再出现两个脸上戴着一个白色面谱的全裸女郎,从银行大闸中间的
小门走出来的情况。   两位裸女两手放在背后站在门前,站着不动,她们除了和脚上的一对鞋子之
外,身上是一丝不挂的,一对乳房,两个乳头,一双长腿,以及毛茸的阴户完全
无遮无掩地任人把她们全身上下都看个够。   差不多五分钟,两位裸女才动身走到放食物和饮品处,转身背向着传媒的摄
影机,然后弯下身拿起那些袋子,这样她们圆圆的屁股便在镜头前表露无遗。她
们拿起袋子便迅速的走回银行大门,从小门进入银行。   「怎么样?两位美女主播觉得刚才的画面美不美?」   「你为什么要两位银行小姐全裸到外面拿取东西?」张静雯说。   「裸体有什么不好呢?裸体是一种艺术,是一种美感。」   「你的意见是……」王静也有点好奇。   「在西方艺术史中,以『裸』为题的画作常见于不同年代,那时代的『裸』
透过神话故事或历史人物的画面呈现,直率的把『裸』呈现于观者眼前,是源于
西方美的观念。西方哲学家柏拉图指出,美的理念是来自『真实的灵魂』。这就
是裸的艺术哲学。」   「想不到志文先生对裸体别有一番伟论。」张静雯说。   「其实女人有美好的身段,就不怕让人看自己的裸体,那叫做自信。是了,
你们两人也穿得太斯文了,请两位小姐把外套脱下吧!」   王静和张静雯二人面面相觑,心知必须依他的话去做,只好把外套脱下,幸
好她们身上还有一件衬衣。   「裸体其实有什么十恶不赦的罪?只不过观看者自己把裸体诉诸于道德的判
断,而道德是文化教养的产物。」   王静和张静雯听着志文的论说。   「难道你自己不会裸体吗?你洗澡时也是会裸体啦!可惜卫道之士把裸体的
标准仅仅放在『性慾』上,说是色情,其实可以说是他们自己先有色情的主观感
受,然后把裸露都说成是色情不雅。」   「那么志文先生认为裸体不是色情而是艺术了?」王静说。   「俗人太把裸体作为二分法了。把裸体与色情之间画上等号,你看外国天体
海滩,大家光身子享受阳光与海滩,人人目不斜视,只怕是你不独穿上泳裤,更
拿相机在偷拍别人,一副色迷迷的样子,这才是羞耻。」   「志文先生的说法是认为人们的思想是太保守了吗?」张静雯说。   「张小姐说得对,一些人一看见女士穿背心短裤便大惊小怪,若是女生脱光
让人写生,更被那些所谓卫道之士说三道四,不是贻笑大方么?」   「是的,我们女性若是穿得少,便被说是『暴露』的呢!」王静不其然点点
头说。   「我觉得『暴露』是一个贬义词。女人穿得少便叫做『暴露』,这个贬义词
是无法和人们实际的态度相匹配的,尤其是男人们,他们嘴上是『成何体统』,
而眼睛裡的折射出来的,更多的是欣赏甚至是攫取的目光。」   「想不到志文先生对『暴露』竟另一番见地。我也试过在健身中心的更衣室
见到一些女子,换衣时也要围毛巾,左望右望,生怕给人看蚀,反而我洗澡后赤
条条走出来,却惹来师奶们连声『啋!啋!』我倒觉得她们很好笑!」王静说。   「也是的,王静,其实在夏天酷热天气的名义下,我们女士可以名正言顺地
穿少一点衣服,不必怕有『得了风度,失了温度』的烦恼呢!」张静雯说。   「两位小姐真是说得十分精采了!我看两位美丽小姐也是时候亮一亮了。请
两位小姐把衬衣和西裙脱去。」   王静和张静雯即时面有窘色,因为脱去衬衣和西裙后,她们身上就会只有内
裤和胸罩,但心裡又知道必须依他的话去做。   电视画面内播着两位美丽女主播把衬衣和西裙逐一脱下,二人身上就只有内
裤和胸罩。二人腼腆地望着镜头,两隻手又不知放在哪裡的好。   「我觉得女人是天性追求美丽的动物,而女人这么美丽的身体,怎么可以没
有男人来捧场呢?因此,虽然女人天性害羞,但仍然不能遮掩她们愿意裸露的想
法,把自己美丽的身体恰当地show给人看,是发自她们心底的声音。就好像
两位美丽的主播小姐,你们都会把身上的衣物完全脱去,让自己美丽的身体裸露
出来,是不是?」   「志文先生的意思是……」王静和张静雯同时地说。   「两位美丽的主播小姐,你们那么的美丽的身体,不必深藏,请裸露出来,
那是追求美丽的展示。」   王静和张静雯再次面面相觑,她们内心都明白他的话的意思,只好伸手到背
后解开胸罩的釦钩,鬆开胸罩,二人雪白的乳房顿时便无遮无掩地出现在电视画
面,二人略一犹豫,但最后也把内裤脱下,两人的毛茸阴户便尽现镜头之下。   王静和张静雯脸泛红潮,一隻手遮着两个乳头,一隻手遮着下阴。   「两位美丽主播小姐,你们不必遮掩,把你们美丽的身体展示出来吧!你看
Dahmane就是让裸模置身在日常空间,包括街道上、公共建筑门口、广场
前、公园草地,以及任何你可能在马路上一眼看到的地方,让她们在社会规范所
及的范围裸露身体,他的意思:裸露就像衣着,是一种文化的自然习惯。」   王静和张静雯只好垂下双手,让两个雪白乳房和毛茸阴户完全展现在镜头之
下。   「请摄影师把两位美丽主播小姐来一个由下而上、再由上而下的近摄,让大
家清楚地欣赏两位主播小姐美丽的裸体。」   王静和张静雯二人一丝不挂的站在镜头之下,她们的乳房乳头、纤腰美腿、
毛茸阴户,全身上下都让电视观众一览无遗。   「王小姐和张小姐的身材真好,和银行内的小姐也不相伯仲。」   一听到劫匪提及银行内的女人质,王静和张静雯内心即时感到焦虑,顿时忘
了自己在镜头之下是赤裸无遗的。   「她们……在银行内怎么样?」王静和张静雯同时问道。   「没什么,各位银行小姐都很好,她们都很乖乖的,而且你们二人都很听我
的话,我会释放两位人质的。」   「你真的会释放女人质?」张静雯说。   「那要看你们了。」   「你想我们怎样?」   「我想你们二人亲自到银行门外报导和接回被释放的人质。」   「好的,好的!」王静和张静雯同时地说。   「不过你们要记着,你们要和现在一样赤裸离开电视台走到现场,电视台要
全程直播,我要在电视上看到两位美丽主播小姐!」   「这个……」   「我会释放曾督察要求的人质,看你们了!啊,还有,在这裡借用一下向其
它电视台宣告,如果要报导我这个新闻,要女主播站立报导,而且她还要像两位
一样,现场报导的也要女记者,她们也要像你们两位现时一样全身入镜,否则,
人质安全不再保证,哈哈!」   「不要伤害人质,我们依你的话做!」王静和张静雯同时地说。   电话响起挂了线的声音。     (九)   电视台一片哄闹,王静和张静雯仍然全裸在电视台走动,她俩赤裸地从从录
播室走到电视台大厦门外,摄影机同时跟着她们,转播着她们赤裸走上接载她们
的车子内,车子向银行驶去。在车厢内镜头仍然对着王静和张静雯的赤裸娇躯,
大家可以在电视画面上尽情欣赏两位女主播两对美美的乳房。
 
  王静和张静雯的心情现在十分複杂。   二人接受这个访问工作时也心知可能会像两位出外取东西的银行小姐一样,
但心想始终都是在电视台内,最多自己就当做「赤裸新闻」的女主播罢了,而且
C台是收费台,虽然这个频道覆盖率也很高,但始终不及免费台,只是想也想不
到现在要全裸外出,唯有在心理上调节适应一下,或者就当自己是裸模,让人欣
赏自己美好的身段吧!   Simon看着电视画面微微在笑,银行内十一名全裸的美女也正在看着电
视,只是眼光依旧有点迷煳。   Simon转频收看其它电视台,突然他面色一沉,走向男职员那处,他一
手揪起那个打电话报警的男职员:「我本想不杀你的,但今次要借你来用一用,
嘿嘿……」   「不……要……杀……我……」那男职员已吓得魂不附体。   Simon把他的裤子脱去,把光着下身的职员拉到闸前小门,Simon
打开小门,推男职员面向外,他用枪指着那男职员的头,向外面大声说:「由于
H台没有依我的做法,我现在就杀一名人质,让你们看看我的厉害。」   门外所有人及传媒都被Simon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一时之间都反
应不来。   就在这时Simon的手电响起。   「Simon,我是Iris,你不要冲动,有事大家慢慢谈!」   「我说过电视台如果要报导我这个新闻,就要依我的要求去做,否则,我不
保证人质安全,现在就让你们看看。」Simon语气强硬兼带怒气。   「请息怒,我去找H台的负责人谈谈,我叫他们全依你的要求,你不要伤害
人质。」   「好,我看在你的脸上,暂且不杀他,不过我要H台在报导任何新闻时都要
依我的要求。」   「好好,我去跟他们谈谈,你不要冲动,不要伤害人质。」   这时银行内的一个座位的电话响起,Simon挂了Iris的线,关了小
门,走过去拿起电话听筒。   「志文先生吗?我是潘可森的太太,请你不要杀我老公,求求你!」听筒传
来一把娇滴滴而带点惶恐的声音。   「潘可森?哦……你等一等。」   Simon走到被他用枪指着头的那男职员的身旁问:「你叫潘可森?」   那男职员点点头。   Simon伸手搜他的上衣口袋,找出他的银包,打开来看看,找到一幅照
片:「相片中的女人是你老婆?」   潘可森声音颤抖地说:「是。你想怎样?你不要打她主意!你想我怎样都可
以。」   「没什么!」   「你不要打她主意,求求你!」潘可森哀求道。   Simon没理会他,走回去拿起电话听筒:「是潘太吗?」   「我是。Simon先生,求求你不要杀我老公,你要我做什么我都肯做,
求你放过我老公。」   Simon看着相中的女人,样子也生得娇俏,看来身材也不差,他眼珠一
转:「你什么我都肯做?」   「只要你放过我老公,我什么都肯做。」   「你现在是在家裡?」   「是!」她好生奇怪。   「从你家裡来到银行要怎样走?」   「可以乘地车来到。」   「好,只要你依足我的要求去做,我不但不杀你老公,而且还会放了他。」   「真的?」她的直觉告诉她对方的要求会是什么,但为了救回自己丈夫,她
不顾一切说:「好,我全依你的要求做!」   「那你小心听着,你要全裸从家门出发,乘地车来到银行门口,这样你可以
接回你老公。除了鞋子之外,身上不可有任何饰物和衣物,途中不可用手或物品
遮掩身体任何部份,全身都要让人看得清清楚楚,明白吗?」   「但……我这样上街会被人视作神经病,会被警察拘捕的。」   「啊,这个你不用担心,你打电话到电视台,向他们讲述你的情况,叫他们
派人採访你,同时告诉他们,是我要求电视直播你的情况,他们一定会做的,警
察也不敢为难你。只要你完全完成我的要求,我保证绝不伤害你老公一根毛髮,
把他完完整整活生生交给你。」   「好,我做,但你不要食言!」   「你只能相信我才可换回你老公。是了,你记着要在镜头前讲述你的名字、
年龄、工作职业、三围尺码。是你愿意这样做以换回自己老公的性命,我可没有
迫你啊!我等着在电视上看到你的美姿,哈哈哈……」   另一方面Iris挂线后,简直怒不可遏,她好不容易才向上头争取到暂时
豁免电视广播的权限,所有电视台都可以无限制播出被认为禁制的画面,以满足
Simon的要求来换取人质的安全和被释放,现在辛苦得来释放人质的安排被
H台打捏了。   令Iris想不到的是因为H台没有依Simon的做法而使他声言杀一名
人质来洩愤的片段播出后,网上有大量网民骂H台没人性,更有许多人打电话到
电视台责备他们罔顾人质安全,促请他们依Simon的要求,以确保人质的安
全。这令Iris和H台的商议有更大的空间。 (十)   「Simon,我是Iris,C台的女主播到了,请你遵守你的诺言,释
放人质。」   「哪H台为什么不依我的条件?」   「这是H台的问题吧,我现正在和他们理论,但王静和张静雯都已做了你的
要求,你放人质吧!」   「哼,好,看在美女督察的脸上,不过到时我要你做什么你也要做!」   「你……」   「唏,你们没有条件跟我谈条件,你摆不平H台没有依我的要求播我这个新
闻,人质的安全我还是不保证的,我仍会杀……」   「好,好,你稍安勿躁,我依你的,你放人质,你在镜头前自己说的,我相
信你是一个讲信用的人!」   「呀,美人督察的嘴也挺厉害!好,我就依你放了张小茹和王嘉美。」   「你多放两个人质吧,王静和张静雯也全依你的要求,她们……」   「她们是C台,不是H台和A台,还有,叫她们两人在XX街下车,从那儿
步行过来,途中要访问至少三名途人,问他们两个问题,一是对裸体的看法,二
是欣赏她们身体哪部分?」   「可以不可以让她们直接来到现场?」   「我不是说过你没有条件跟我谈条件吗?她们来到现场,还要作现场报导,
之后我会让张小茹和王嘉美出来,王静和张静雯要上前来带她们走,在未上车之
前,身上不可盖上任何衣物。」   「……」   「是了,我知会美女督察一声,潘可森的太太如果依足我的话去做,她也会
来到现场接回她的先生。」   「谁是潘可森?」   「就是我要杀掉的那一个人质!」   「你要她做什么?」   「我要她全裸从家门出发,乘地车来到银行门口,还要电视直播!」   「我和H台正在商谈中,她不用担心自己来找你呀!」   「哈哈,她只要做得到我的要求,她便可以救回自己的丈夫,你又何必替她
担心呢?不过,我再清楚地告诉美女督察一声,如果H台不能依我的话去做,我
一定会杀一个人质让H台承担后果!」   「你不要妄动,给我一些时间!」   「我不是一个太有耐性的人,放了一个潘可森,还有第二个『潘可森』嘛!
哈哈哈……」   电话挂上了线。      ***    ***    ***    ***   载着王静和张静雯的採访车来到XX街,这时二人的心情忐忑不安,内心那
一点点的羞愧仍未能挥去。   在电视的访问中,二人在镜头前虽都已赤裸无遗,但现在要全裸走到街上报
导,这跟全裸在电视台报导的不一样!   在电视台裡,哪些都是工作人员,他们的眼光友善、同情,虽然全裸出镜,
心理上就当作做「赤裸新闻」,而且自己看不到、也不知道镜头以外的人的目光
和表情,但现在是现场全裸报导,给大众近距离看光自己全身上下,又不知道大
众的反应是怎样。   摄影师已做好准备,王静和张静雯怀着诚惶诚恐的心情打开车下车。   由于XX街是一条颇繁忙的街道,加上几个街口外便是银行现场,途人比平
时的多。王静和张静雯二人离开车厢,踏足街上,两人全裸的身体立即引来大批
男女途人的围观。   「咦,那不是C台的女主播王静和张静雯?哗,两人全裸呀!」   「哗,三点全露呀!」   「你没看吗?刚才C台独家和劫匪电话直接访问,就是她们做主持,节目中
她们已经全裸的了!」   「是呀,节目尾段劫匪要她们赤裸走到现场,我就是赶往现场试试看不看到
她们,想不到来到在这裡便已碰到,真有眼福了!」   「真人比上电视美得多呀!」   「我觉得王静的奶子好美好白。」   「我说张静雯的奶子也美,不大不小。」   「我说两人的奶子都美,你看她们阴毛也多呀!你看不看到她们的阴唇?」   「两人的长腿也美白,你看她们的臀部多圆呀!」   「男人总喜欢看女人!但我是女人也喜欢看美女,倒很佩服她们的勇气!」   「是呀!少一点自信也不行呀!」另一女说。   王静和张静雯全裸地在街上行走着,全身上下近距离任人看得清楚,途人不
断走近她们身旁,目光直往她们身上打量,这使她们感到脸红耳赤;加上围观的
男女途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谈论着二人的身材,那些话听进王静和张静雯的耳中,
更使二人羞涩难当!幸好话语都是讚赏的,二人内心安定下来。   王静和张静雯趁着途人聚集,找上两个男士和一对男女来访问,问他们对裸
体的看法和欣赏她们身体哪部分?   其中两位男士认为本市对裸体的看法太道德观和太保守了,不及得其他华人
地区,裸体不是大不了的事。另一男士认为本市应彷效国设立裸体海滩、裸体餐
厅让人享受裸体自然之美。   那位女士认为裸体上街不应视为犯法,不应被人视为神经病和说些不好听的
话。如果可以的话,要她这样做她也不怕。   这时,有旁人叫她不妨即时来个裸体秀。她说两位女主播是在条件之下这样
做,她这样做怕被警察拉,如果警察不拉她,她就陪两位女主播一样!   至于欣赏她们身体哪部分,想不到几位受访者都要求王静和张静雯挺起一对
大乳房,更要她们张开修长的双腿,露出阴唇和耻毛来,让他们仔细看看,这样
一来,两人的乳房、乳头、腰腿、耻毛、阴唇完全坦露无遗,不但受访者看得仔
细,连围观的人也看得清楚。   几个受访者都异口同声说王静和张静雯全身线条均等,身材美好,乳房和长
腿最美,听得王静和张静雯也感到飘飘然。   赤裸的王静和张静雯终于来到银行现场,现瑒所有的传媒都瞄准着二人。   此时二人都没太多心情理会其他事,只专心做好现场的报导,她们的内心都
是牵挂着自己姐妹的安危。      ***    ***    ***    ***   「欢迎大家收看特别新闻报导,我是王静。」   「我是张静雯,我和王静已经来到了银行的现场。」   王静和张静又再一次全裸无遗地面对镜头,两人的乳房、长腿、阴毛再一次
在电视画面裡坦露无遗,而二人现在全裸面对镜头都神色自如了。   「根据警方谈判专家曾家莹督察和劫匪的谈判条件,本台独家和劫匪进行电
话直接访问,访问中劫匪志文先生只要我和王静依足他的要求去做,他答应释放
两名女人质。」   「但早前H台没有依劫匪志文先生的要求去报导,令劫匪志文先生大怒,他
声言杀一名人质来洩愤,险些累及我和王静的做法徒劳无功。」   「幸好我和静雯依照了劫匪志文先生的另一附带条件去做,他愿意释放两名
女人质。」   「现正我和王静正等候警方谈判专家曾家莹督察的佳音。」 「趁此时间,我们再讲述一下劫匪志文先生先前和本台的电话访问内容……」      ***    ***    ***    ***
 
  银行内Simon一路都看着C台直播王静和张静雯全裸从XX街走到银行
及来到现场报导的片段。他要多待片刻,让王静和张静的裸露多播出一些时间。   Simon用银行内另一电视机收看A台或H台频道,H台没有相关报导,
Simon转去A台,A台这时正响起要播出特别新闻报导的声响。   画面一转,只见A台平日衣着端正的新闻女主播洪珊和卓丽红,二人都全裸
的站在镜头前。   「欢迎大家收看特别新闻报导,我是洪珊。」   「我是卓丽红。」   洪珊和卓丽红两人的乳房、美腿和胯下的阴毛,完全无遮庶掩地展现在镜头
之下,让人一灠无遗,二人脸上似泛微红。   「在接近下班时间本市发生一宗银行挟持人质事件,劫匪志文要求电视台报
导这个新闻,要由女主播全裸站立来报导,而现场也要女记者全裸入镜来报导,
否则银行人质的生命安全会有不测。」   「为免人质生命安全受到伤害,同时又要让观众知悉事件的发展,本台决定
依照劫匪志文的要求来报导这个新闻。」   「由于H台报导银行新闻时没有依劫匪志文的要求去做,令劫匪志文大为愤
怒,他扬言要杀死一名人质来洩愤,故此除了早前受伤的银行保安员被劫匪释放
外,银行内的其他人质的生命安全受到质疑。」   「C台早前独家和劫匪进行电话直接访问,访问中劫匪志文只要两位女主播
依足他的要求去做,他答应释放两名女人质。」   「同时本台收到一名自称被银行劫匪挟持的人质太太来电,说她如果做到劫
匪志文的要求,她的丈夫会被释放,而本台记者祝子欣正前往她的家,稍后再为
大报导。」   「本台的记者余彩云现正在银行现场,彩云,现场情况怎样?两名女人质被
释放出来了吗?」   镜头一转,只见全裸的余彩云站在银行现场的街道上,她的一对乳房,两条
美腿和胯下的阴毛是完全坦露无遗的。她身边时不时有一些途人经过,他们都向
余彩云的裸体打量一番,余彩云脸上不时泛有微红,但她专注她的报导工作,没
有理会别人的目光。   「洪珊,银行大闸的小门未见打开,C台的两位女主播已经照劫匪志文的要
求全裸来到现场,两位女主播正在等候警方谈判专家曾家莹督察与劫匪的联络。
现在先讲述先前银行劫匪志文的要求及与警方谈判专家的过程……」  (十一)   她放下电话,内心十五十六,刚才只是一心想救回丈夫,二话不说便答应劫
匪的要求,要全裸出门乘地车到银行,那是很羞耻的事啊,将来怎样面对街坊和
同事呢?但现在不答应也答应了,怎算好呢?丈夫被劫匪用枪指着脑袋的一幕又
出现在眼前?难道自己不顾丈夫的生死吗?她叹了一口气,心想只好豁出去了。   她拿起电话,打电话到C台说出自己的情况,C台说要稍后才可以回覆她。
她又打电话到A台,A台回覆说会派记者和摄影师到她家裡採访和直播。   这时电视正播出C台的两位女主播全裸在现场报导,并说劫匪会释放两名女
人质;她把频道转到A台,A台宣佈决定依照劫匪志文的要求,女主播是全裸报
导银行协持人质的新闻,女记者也是全裸现场採访。
 
  她看着C台的两位女主播全裸现场报导,A台的女主播和女记者都是全裸报
导和採访,她们敢做的,为何自己不敢做呢?救回自己的丈夫要紧。她又看到丈
夫被劫匪指着脑袋的那个绝望的眼神,于是拿起电话。   「志文先生吗?我是潘可森的太太。」   「啊,潘太太,想改变主意吗?」   「不是,我一定会依照你的话去做,但我想听一听我先生的声音。」   「好,爽快,你打这个手电号码。」   电话接通。   「志文先生,我是潘可森太太,请让我听一听我先生的声音。」   「你等一等。」   「喂,是可森吗?你没事吗?」   「洁仪?……我没事。」   「你没事就好了,可森,I love you!」   「洁仪,你怎么啦?你的声音好像……」   电话被Simon拿走了:「潘太太,现在你可满意了吗?是了,哪个电视
台直播啊?」   「是A台。请你不要伤害我先生。」   「不会,只要你依照我的说话去做的话,又做得令我满意,我一定会遵守诺
言的。不过,你要在镜头前自己脱光衣服才好出门呀!提醒你,你要说你愿意这
样做来换回你老公的性命,是因为其实你也喜欢裸露给人看,喜欢给人欣赏自己
的裸体,你可以看看C台跟我做的电话访问内容,我等着看看你美美的身段,哈
哈哈……」   她放下电话,一边收看电视广播,一边心忖着如何做才令劫匪满意,不致令
他伤害自己的丈夫,但想到要全裸走到街上乘地车到银行,那种羞涩的感觉令人
难耐。脑海裡又出现丈夫被劫匪用枪指着脑袋,他那个绝望的眼神正冲向自己。      ***    ***    ***    ***
 
  「我是A台的祝子 上一篇:【豢养母老虎】(全) 下一篇:【打到手的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