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强暴小说  »  女神之露出

女神之露出




我老婆叫小琪,27岁,我觉得我上辈子一定是个大好人,否则今世不可能娶到一个如此完美的老婆。
  她拥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丶笔直的鼻梁,像宋慧乔般的嘟嘟唇,每次她嘟起小嘴都很自然及可爱,而且会给人有点天然呆的感觉。
  172公分的模特儿高度,34E丶23丶34丰满的三围,精致的五官配合令人喷血的身材,绝对是个女神级的女人。
  老婆善解人意,处处以我为先,在床上更是对我千依百顺,我们的婚姻生活是很美满的,但结婚已有三年,夫妻生活难免渐趋平淡,我感觉应该要找寻新的情趣了。
  而在两个月前,我竟然看到老婆故意弯腰露出内裤给一个中年保安人员看,想不到性格一向腼腆的老婆竟会有这样的喜好。
  其实我一直想玩暴露老婆的游戏,但实在难以向老婆启齿,现在看来有门了,哈哈,简直是天助外也。
  当晚我就直接的跟老婆提起她露内裤的事情,老婆一听就吓得哭了起来,不断跟我道歉,说那只是她一时兴起才露出数十秒给别人看,她从未做出一件对我不起的事。
  我立刻安慰老婆说不要紧,而且一边摸着老婆性感浑圆的屁股,一边在老婆耳边说:「当时我看到你脸红得像猴子屁股,很刺激很有感觉吧?湿了?」老婆一听羞得垂下头小声嗯了一下说:「有一点点。」之後我们就开始玩起了暴露游戏,在街上脱光直接露给人看当然不行,老婆每次都会假装成不小心走光,加上我配合,露得合情合理,没有人觉得我们是故意的。
  老婆暴露的对象一直都是陌生人,直到最近一次才露给了认识的人看,而且大大地超越了过往的尺度,可惜那次我要加班不在旁。
  那天老婆在家附近碰到她以前的一个学生(大学时曾经当过两年兼职家庭教师)。
  「嗨,小天,数年不见你长大不少呢,差点认不出你,现在是初三了吧。」老婆碰到多年不见的学生很是高兴并且邀请了小天回家作客。
  回家後老婆急不及待拿出她前一天亲手制作的蛋糕招呼小天,「味道很捧嘛,老师的手艺真好,绝对可以开店了。」小天的赞美逗得老婆咯咯直笑,老婆笑的时候身体微微颤抖,带动着胸前两颗34E的球体也跟着跳动,之後两人都是说些很轻松的话题,小天很有说笑话的天份,经常能使老婆捧腹大笑,那天老婆的上衣有着不小的U型领口,当老婆笑得向前弯腰的时候,坐在对面的人绝对能够通过衣领清楚看到衫内的春光。
  不知不觉聊天将近一小时,其间老婆注意到小天不时瞄向自己胸脯,清楚知道自己一双巨乳对男人的吸引力,老婆是见惯不怪了,但被自己以前的学生看到,还是觉得有些害羞的。
  这种害羞的感觉俏俏激起了老婆暴露的欲望,心想露给小天看一定很刺激,眼珠一转便计上心头。
  老婆说:「小天,老师满身大汗,而且有点头晕,要去洗个澡,待会再聊,电脑电视你随便用吧。」小天倒是很体贴说要陪老婆去看医生,其实老婆根本没有不适,她计划在浴室中装作晕倒,引小天进浴室便可合情合理地露出自己的裸体了,所以当然拒绝看医生的提议。
  老婆装作有点脚步躝跚的走进浴室,浴室门只是关上并没有上锁,老婆很快脱光衣服愉快地淋着浴,想到一会要给小天看光自己的身体老婆便兴奋到不得了,想着想着竟洗了差不多半小时,急忙关掉水喉,也不抹身就走到镜子柜前。
  老婆本打算把柜里的东西用力掉在地上,扮作是自己站不稳弄跌,搞出点动静吸引小天,然後再装晕一丝不挂的坐在柜旁等他进来,但当老婆看到镜子柜反映着一具玲珑浮凸的身体,变硬突起的乳头,下身浓密而淩乱的阴毛在滴着洗澡水,老婆没来由的感到很害羞,终於还是找了条内裤穿起。
  小天身在客厅,但他的心早已跟着小琪飞进浴室了,心不在焉的看了近半小时电视。
  听到浴室里传来数声物件堕地的声音,小天立刻走到浴室门前叫到:「老师,刚才甚麽声音?你没事吧?」门内静悄悄,小天又叫了几声,还是得不到回应,不禁有点担心,他扭动门柄发现居然没锁上,也不顾忌甚麽就推门进去。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浑身湿透半裸着的美女,美女半坐在地上,双目紧闭,小嘴半开,脸颊微红,巨大而坚挺的双乳在急速起伏,褐红色的乳头高高突起,下身被一件略微保守的白色内裤紧紧包着,充足的水份使内里那片浓密的黑森林隐隐的显露出来。
  虽然小天心里有所预备,但眼前美景还是令他看呆了,呆了足一分钟,回过神来的小天立刻趋前察看老婆。
  「老师,你醒醒,你醒醒…」小天大声叫喊并轻拍老婆脸颊。
  听到叫喊声老婆缓缓挣开双眼,半躺着的老婆首先看到的是小天一脸担心的表情,以及…他下身搭起的帐篷。
  老婆知道自己的计划成功了,然後看到小天害羞的眼神,摇摆不定的视线,老婆的脸更红了,身体微微的发抖用微弱的声线问道:「刚才我好像昏了,现在浑身乏力,你可以扶着我到客厅吗?」小天当然满口答应,他蹲到老婆左侧,然後把老婆的左手拉起绕过他颈後按在他左肩上,他的右手则抱紧老婆的腰向上发力,老婆装作吃力的站起。
  小天这个动作没问题的,但老婆的皮肤很细嫩光滑,现在身上沾满了洗澡水更加是滑不溜手,小天右手向上发力提起後,居然顺着老婆的纤腰向胸部的方向滑去。
  还未站直的老婆立刻像要跌在地上,小天情急之下右手加大力度抓紧老婆,然而他的手已向上滑了不少距离,这一抓正好抓在老婆右乳的下缘,突然被胸袭的老婆尖叫了一声,也吓得小天慌忙的松开了手。
  老婆再次跌坐在地上,小天大惊失色道:「对不起老师,你没有摔伤吧?刚才我是不小心碰到的。」老婆表面很平静的说:「没事没事,快扶我起来吧,这次抓紧点不要松手了啊!」其实那时她心里已翻起了滔天巨浪,之前虽然暴露了数次,但被老公以外的人触摸到隐私部位还是第一次,感觉真的很奇妙,小穴都有点流出水来了。
  依然是同样的姿势掺扶老婆,很快小天的右手又滑到胸部下方,加上老婆腿上故意不使力,身体向下沈,成功把自己一边的乳房送进小天的手掌中。
  小天很听老婆的话,这次真的没有松手,而且他见老婆没出声,也扮作不知,紧紧的握住,老婆就这样被一个学生提着乳房一步步走出浴室。
  小天把老婆扶到沙发上,才依依不舍的松开了手,他刚才握得很用力,老婆的巨乳被抓得不断变形,雪白的乳房上都隐约可见到五根指痕了。
  小天怕老婆看到指痕,连忙说话分散老婆注意力:「老师,你看来病得不轻,我现在召救护车好不?」老婆有些慌张的说:「别…别别,老师躺一会就好。」跟着就闭起了眼。
  不知是有意还是忘记了,小天没找衣服或毛巾甚麽的给老婆掩盖及擦乾身体,而老婆当然乐於装成忘记自己是裸体着,毫无顾忌的躺在沙发上装睡任由小天欣赏。
  老婆虽然合着眼,但仍能感到小天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各处游荡,就这样老婆被看了十多分钟,突然感到乳头痒痒的,老婆眯起双眼偷看,原来小天正弯着腰近距离察看她的巨乳,鼻子的气息正好喷在乳头上。
  痕痒感觉很不好受,而且湿身太久有点冷了,令老婆不能再装睡,於是微微动了一下手臂暗示她要醒来了,果然小天极速的站直了身子还走远了几步。
  「老师,你醒了,身体觉得怎样?」见老婆坐起来,小天立刻上前慰问,「好多了,谢谢你。」老婆小声的说同时很自然的轻轻抓了抓发痒的乳头,然後老婆装作呆了一呆,再低头一看啊的叫了一声:「我怎麽会这个样子的,小天你怎麽不跟我说一声啊?这下给你看光,羞死人了。」还装作很慌张的把双臂绕在胸前,但半透明的内裤依然露着。
  「冤枉呀,刚才发现你昏倒,情况紧急下我也没注意到老师裸着身体,後来见老师要休息,我也有点累便坐在那边睡着了,才刚睡醒。」小天这时倒是一脸镇定的说。
  见到小天面不红气不喘的编着谎话,老婆忍不住噗赫一笑说:「对不起了,老师身体不适,头脑发胀说错话,跟你道歉喇,再说老师这老太婆也不怕给你小孩子看,呵!」小天争辩说:「我才不是小孩子…」「好了,那现在可不可以请小天先生帮忙拿衣服及毛巾给我呢?」老婆玩味的说,半响後,老婆接过小天递来的衣物,红着脸就在小天面前抹乾身子及套上衣服,那是一件西式连身裙子,没甚麽特别,但穿起衣服的老婆立刻给人高贵的感觉,胸前那突起的两点,则增添了一点性感。
  本来老婆的暴露计划是到此结束了,小天也拿起背包准备告辞,但突然小天说老婆的脸红得很厉害,担心老婆是发烧了,还把手按在老婆额上,说自己有退热药要给老婆吃。
  老婆摸摸自己的额头,心想还真的有点熨,但她清楚知道自己一点毛病都没有,那只是因为刚刚在回想那羞耻的露出而闹得面红耳热而已,所以还是拒绝了。
  但小天热心的继续说:「从刚才起我便很担心,老师会突然昏倒,又有头晕丶发热的徵状,但又不肯看医生,我实在是不放心离开,这样吧,老师你测量一次体温,正常的话,我就可以放心回家了,否则就要随我到医院检查,老师你家应该有体温计吧?」看着小天真诚的脸孔,老婆有点感动,想不到除亲人外还有如此关心自己的人,也罢,那就顺着他让他安心吧,於是老婆娇声的说:「好吧,看在你这般关心我的份上,都听你的,但医疗物品都是我老公负责的,我也不清楚有没有体温计,有的话便测量一次吧,药品都放在电视旁那个柜子里,那麻烦你帮忙找找吧。」小天把柜子的东西都翻乱了才找到一根体温计,老婆一看竟然是专门用作肛探的那种,登时呆了,小天知道後也是一阵愕然,他眼神带着期待口中却说:「还是算了。」这时老婆知道又找到了一个露出的机会,而且会是一个很夸张的露出,但又担心太过火,弄得老婆心乱如麻,心里经过一番交战,终於欲望战胜理智,豁出去吧!老婆弱弱的说:「既然答应了你,老师会守诺言的,但我一人量不了,要请你帮忙。」说这话的时候老婆是转着头看都不敢看小天。
  小天仿佛有了中一千万大奖的感觉,牙关打颤的问道:「真真真真的?」老婆没有回答他,只是轻轻脱下已乾了一半的内裤,然後静静的俯卧在沙发上,老婆本想学着狗趴式,直接翘起屁股把阴毛,阴唇,屁股洞都露出来的,但想想还是平卧好,因为她心中另有打算。
  看着趴着的老婆,小天蹑手蹑脚的走到旁边,说句得罪了,便轻轻把裙子掀到腰上,雪白圆翘的屁股登时尽现眼前,小天狠狠咽了一下口水,正准备把手按下去,却听到老婆说:「等一等,那个…那体温计要先涂上润滑剂的,还。
  还有你先去把手洗洗吧。」小天飞快的照着办,一切妥当後对老婆说:「那我…开始了,我先要板开屁股,老师你别紧张。」老婆轻嗯了一声,其实这正是她平趴着的原因,在这个姿势下,屁股洞会被两瓣臀肉掩盖住,若小天看到老婆没有配合的动作,该会自己动手把臀肉扒开,现在果然如所想。
  小天一手拿着体温计,一手伸出拇食二指放进较下方的股沟,然後慢慢撑开来,但那两片臀肉太肥美了,两根手指张开得有点困难,弄了一会,小天像很不满意的样子,放下手中的体温计,双手狠狠的把两片臀肉往旁一分再重重按住,同时间淡褐色的屁眼被拉开了一个小黑洞,连带前方的大小阴唇也打开了少许。
  因为老婆双腿是微微张开的,虽然趴着,仍然可让小天清楚地看到老婆阴部的大部份。
  老婆当然也清楚这个情况,强烈的羞耻下,感到小穴就要出水了,洗澡的时间过了很久,身上的水都乾了,可用於胡弄的借口没了,老婆实在担心被小天发现自己湿了,所以回过头催促的说:「小天你快点量吧,啊~~~你丶你不要紧盯着,不准看老师前面,快点~」老婆立刻紧紧的合上腿,还伸手向後意图遮着屁股,虽然担心,但仍然记得适当时要表现一下自己是不情愿的露出,被人发现她是故意可不知有何後果呀。
  小天连忙道歉,「只因老师太漂亮了,我一时间竟看呆了,真对不起,我现在立刻量,老师你帮忙拉开这边的屁股。」说着还拉着老婆的右手放到屁股上。
  「肛探本来便很羞耻了,你还要人家自己拉开,真是羞死人。」话虽如此,老婆还是用力的拉着右边臀肉,而且是故意移动到臀肉的最底部,很接近阴部的位置才板开的。
  看到老婆如此合作,小天也立刻扒开了另一边的臀肉,可爱的屁股洞再现,当然大小阴唇比刚才张开得更大,连阴道口都看到了。
  小天先把体温计轻轻插进老婆屁洞,然後一指按着针尾小心奕奕的推动,老婆感到异物一点点的进入体内,虽然只是小小的一支体温计,但对於从未尝试过肛交的老婆来说却是全新的体验,突然,老婆有了个很大胆的想法。
  她回头看了看,见到小天很专注的按着针尾,也感到体温计大部份都已进入体内。
  老婆一咬牙,突然大叫起来:「啊~甚麽东西咬我!!!」左手向沙发扶手借力一推,然後把屁股急速向後上方挺起,登时把还有一寸在外头的体温计都推进屁洞内。
  事後老婆被我骂了一顿,我说这个行为很危险,因为万一给插穿肠壁或把体温计弄断在体内,後果都是非常严重,为这老婆往後一星期都接受了我的大惩罚,至於个中情况暂且不表,嘿嘿。
  看着整根体温计没入屁洞内,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把小天吓得手足无措,老婆却装作一无所知,「刚才有东西咬我呢,真的很痛,咦,你干吗又发呆了?」老婆一边揉着屁股一边对小天说。
  又说:「好了,时间差不多,应该可以拔出来了。」过了一会,小天才结结巴巴的说起刚才的事,老婆当然装作很惊讶,然後小天表示可立刻帮忙拿出来,但老婆说太羞耻了她要自己拿,吩咐小天转过身去。
  其实老婆巴不得给小天弄,只是为了表现得合理点,她打算一会先装作自己取不出,逼不得以才求他帮忙。
  为求逼真,老婆在那假装弄了十多分钟,当然没拔出来不止,反而故意把体温计推得更深,这才装作很不情愿的对小天说:「那个藏得很深呀,我用尽办法也取不出来,你来试试吧。」然後老婆两条腿分开开的跪在沙发上,把连身裙拉到腰间,腰用力压下,头靠着椅背将屁股高高的翘起,双手背在後面用力地把屁股向两边掰开。
  小天如奉纶音,急不及待把食中二指伸进了老婆屁洞,他手指修长灵活,稍稍淘了数下便有所发现,知道两指一夹便可轻松把体温计拔出来,但手指被屁洞紧紧夹住的感觉真的很爽,可不想就此完结。
  而小天现在也有些忘形了,虽然他完全没怀疑老婆是故意露出,但今天的遭遇令老婆在他心中严厉的形象几乎荡然无存,胆子也就大了很多,很想玩弄这个过往对他特别严格的漂亮老师。
  现在情况正好给他大玩特玩的机会,於是他装模作样的像在寻找,快速搅动着内壁,又把两指分开,撑大屁洞内的肠壁,之後他居然把无名指也一起伸进去,虽然屁洞还有残存的润滑剂,但也痛得老婆哇哇大叫。
  「想不到老师外表很整齐乾净,内里却不修边幅,阴毛都长到屁眼上也不整理,你看,都缠着我手指了,要不一会我给你修修。」心里起了变化的小天居然说出了如此轻佻的说话,边说着还用力拉扯了几根毛毛,接着又取出手机作电筒往洞里照。
  听了这几句话老婆羞得说不出话了,脸上红得像滴血,屁眼被亵玩了足足十多分钟,加上言语上的挑逗,这时小穴已经湿得不成样子了。
  玩弄屁股洞未能满足,小天看着老婆还冒着水的小穴,又打起了坏主意说:
  「老师你屁洞里很窄,不好弄,我还有一个方法,你得先换个姿势。」小天要老婆平躺下,然後擡起双腿直至大腿压着乳房为止,再两手紧按小腿用力向两边打开成M字型,老婆知道这姿态要多淫荡就有多淫荡,整个阴部及屁洞都向天空开着,比跪趴还要羞耻。
  老婆问道:「你想干什麽呀?」小天说我们弄了这麽久都失败,现在只有从小穴着手,从阴道里近大肠壁那边按按摩把体温计给推出来,老婆怀疑的说:「真的行吗?」顿了一顿又说:「不行,那里是女人最神圣的地方,刚才虽然被你看光,屁洞也给你摸了,但那里绝对不能再让你碰。」老婆还在装矜持,心里却乐开了花「我正烦恼用甚麽理由把小穴也让你弄,你就自己想出来了,了不起,不枉我两年的教导。」小天拍着胸膛坚定的说这是唯一的方法了要相信他,否则只有去医院取了,这句话正好给了老婆一个下台阶,「去医院?不不不,那还不丢死人…好,好吧,老师也没办法了,只要能把它拿出来,你想怎弄便怎弄吧,便宜了你。」听到老婆像语带相关的话,小天不由得两眼冒光。
  老婆拿了张纸巾随便在阴唇上擦了两下,便躺到沙发上摆好姿势,把双腿拉开到最大程度说:「这样可以了吧?」小天蹲到老婆双腿前,两手不断扫着阴阜上及大阴唇边浓密的阴毛,还打圈圈把较长的阴毛卷在手指上用力拉扯,可谓玩得不亦乐乎,据其所说是要先理顺淩乱的毛发才好行事,期间还多次触及到阴蒂,把老婆已微微发胀的小豆豆完全从包皮中扫了出来。
  之後小天用两手的拇指和食指捏起两片小阴唇,像冬天搓揉耳垂那样来回搓揉着,搓一会然後又把小阴唇向两边拉开,让阴道口甚至尿道口都清晰显露出来,老婆被他玩得心痒难当,忍不住说:「小天,不要再玩了,老师要生气了。」小天理直气状的说:「这那是玩,我每个动作都是有道理的,那个皱肉按摩可帮助人放松,我可是一片好心呢,再说老师你刚才还说由得我想怎样弄,现在反悔了吗?」明知他是胡扯,但说到这份上老婆也不好反驳他,只得说:「说你不过,那你继续吧。」小天也不再弄外面,他把老婆阴道口的水涂在手指上,伸出中指及无名指狠狠的插进阴道里,闭起双眼感受了一会里头的紧致嫩滑,接着就急速抽送两指,又不停往阴道深处挖动,淫水都被他挖了不少出来。
  然後再次拿出他的手机打开照明装置往阴道里照,说要看清里头才容易成功,老婆却听到一丝丝很微弱的快门声,知道他在拍照,但估摸没被拍着脸便也装作不知了,还帮忙拉开小阴唇。
  给阴部及屁股洞拍了数十张大特写,小天心满意足的收起手机,再次把两手插入老婆阴道及屁洞里,而且越插越深,左手四根手指全塞进阴道,与屁洞中的手指同时挤压分隔两洞的肉壁,快速的磨擦起来,玩得老婆哀号连连,淫水狂涌。
  直到小天看到老婆小穴都红肿了,心想也差不多,是时候收手了,继续玩下去老师可能会发飙的。
  於是左手继续装模作样的按压,右手则夹住体温计尾部慢慢的拔了出来。
  老婆站起身红着脸说:「谢谢你小天,帮了我个大忙,不过今天的事要保密呀,这样丢脸的事说出去老师都不用做人了。」小天再三保证一定保守秘密後便冲冲赶回家,看着刚才拍下的照片打手枪了。
  小天一离开,老婆就深深呼了口气,气力像一下子消失般跌坐在沙发上,不久便沈沈睡去,经过这轮刺激香艳的经历,量体温的本意都被两人抛诸脑後了。



上一篇:[风骚的高级妓女们](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下一篇:处男与熟女的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