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少妇小说  »  【淫妻的极限】第一章 莹儿和我

【淫妻的极限】第一章 莹儿和我




  「第一集」
  我和莹儿从高中开始就没有分开过,从高中到大学,考研,工作,求婚,结
婚,一切都按部就班。在外人眼里我们是金童玉女,身边那些年的班对儿,多年
的情侣,分分合合,向我们这样从16,7岁开始恋爱一直走到婚姻的真的是凤
毛麟角。莹儿是我的妻子,是我的生命的组成部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的感
情已经渐渐转变成一种包含爱情和亲情的复杂感情,一种如果失去对方就像失去
自己一半身体的感觉。
  莹儿走进我的生活是在上高二的时候,从省城搬到北京读高中,寄住在她姑
姑家,恰巧是我们家对门的邻居。现在已经记不太清我们是怎么走到一起的了,
我一直隐约感觉自己当年是犯了方鸿渐式的错误,中了她的套儿。莹儿每次提起
这事儿总免不了要发脾气,多年后我们的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后,莹儿对我
说过,她当年第一次看到我的时候就知道我们是「一路人」,感觉有点儿像暮光
之城里狼族的命定,我只能苦笑……
  莹儿是个聪明淘喜的女孩,我们交往不久就已经被我父母内定成儿媳了,现
在想想我父母也够前卫的,学校老师都拿我们没办法。以至到她姑姑家移民后,
莹儿顺理成章的住到了我家,母亲认为她常年跟随在父亲身边飞来飞去,把莹儿
留在我们家也好有人照顾我,我只能再次苦笑……
  每次父母不在的时候,我们就成了名正言顺的夫妻,可以随时做爱做的事,
当一件事被反复做后,人的心理就会慢慢接受它认为它是正常的,这个道理后来
在莹儿身上也无数次被验证。同样的,对于一个17,8岁的女孩的矜持,这个
道理同样成立。
  现在回想不知道我们是应该感谢这种环境还是应该把一切怪罪于这个环境,
经过一段没有节制的纵欲后我们对做爱的兴趣,或者说我对做爱的兴趣已经没有
那么强烈了,这对于一对20岁的情侣是件很可悲的事情,我们让这种本该发生
在30几岁的的婚姻倦怠期提前了10年发生。
  这时我们上大2,也是日本爱情动作片在中关村大街小巷风行的年代,我又
找到了灵感的源泉,对于A片我从不挑食,但就像吃菜一样口味却变得越来越重
我期待那些A片里的情景能够出现在我的生活里……出现在我和莹儿之间。可笑
的是,我从始至终都没有对别的女人产生过兴趣,也许莹儿说的命定是存在的…
  我和莹儿的学校一个在城北一个在城东,只有周末才会家里聚一聚,每周六
晚一成不变的公式化的做爱已经变成了鸡肋,我们好像渐渐失去了唯一联系我们
的东西,我们的第一次危机,终于在一个周末爆发了……看到莹儿默默的流泪,
我拿下耳机跳出CS,我感觉到有些事情已经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境地了。
  「我知道我们出问题了,你……对我还有感情吗?」莹儿抬起头看着我说。
  「当然,你这还用问吗?」我低着头,手里玩着zippo。
  「那你现在过来-操-我!」我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下了一跳,这是我
第一次从莹儿口中听到脏话,根本不知道这话该怎么往下接。
  只见莹儿背对着我慢慢把一件身的睡衣拉到了脚下,这是很长一段时间里我
头一次凝视她的裸体,莹儿不高但比例堪称完美,湿润的披肩发下粉嫩的皮肤,
微翘的臀部曲线,细长的小腿和白净的嫩足,还有一阵阵皮肤散发出来的沐浴露
的香气,可悲的是,这居然提不起我任何的性趣,我当时甚至有点儿怀疑自己的
性取向,但是我清楚的知道如果我找理由搪塞的话,我们两个就结束了,做爱是
我们所剩不多的交流方式了。
  我走过去从后面紧紧抱住了她,我能感觉到她的眼泪一滴一滴的落在我的手
臂上……我回手关上了房间的灯。
  「把灯打开吧。」莹儿说:「我想看到你的脸。」
  那一次我看到一个深爱我的女孩留着泪骑在我身上努力取悦我的样子,但那
时我不知道我还能给她什么。一切又公式化得结束了,我得到了生理上的满足,
不知道这样是不是能减少莹儿的些许不安,我照常把她搂在怀里,等着她睡去。
  「早上我妈给我打了电话。」莹儿一边说一边背对着我蜷成一团,「我继父
死了。」
  莹儿很少和我谈及她的家庭,我只知道她妈妈在她12,3岁时带着她改嫁
到省城,后来她来北京读书就很少回去了。
  「我妈让我回去一趟,你可以陪我一起去吗?」
  「嗯。」我心疼的把她抱得更紧了。
  「我有很多事儿没有告诉过你,本来也打算永远不告诉你的,但是我已经没
有家了,如果老公你也不要我了,我不知道我还要怎么过下去……我知道也许我
告诉你我的过去,你可能只会可怜我,但哪怕是你不爱我了,只是可怜我,只要
你还陪在我身边我就足够了……」莹儿说完哭得更厉害了。
  我亲吻着她的长发安慰她说:「老婆,你都是我的人了,我怎么会不要你了
呢?」
  莹儿翻过身紧紧抱住我,告诉了我一段她的过去。
  (正如大家期盼的那样)她的继父是个变态,莹儿在她妈改嫁后的第一年里
就被她继父侵犯了,虽然我自认也不是什么好人但这种对幼女下手的人渣我连鞭
尸的心都有。更可悲的是,她的母亲知道后选择了沉默,甚至有几次撞到她继父
在猥亵莹儿,她母亲竟然默默的离开了,这种畸形的关系一直持续到莹儿考上北
京的高中离开那个小省城。
  虽然莹儿强调她的继父没有实际上构成强奸,因为他鸡巴根本硬不起来(阳
痿)但我知道这种事对女孩子的心理创面有多大。受到这种创伤的女孩本该厌恶
这种事,我那时才明白莹儿是一直抱着怎样的心结在和我做爱,但我当时却还没
有意识到这段经历对莹儿的性观念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
  现在想想到那时为止,虽然和莹儿做了不下上百次,但莹儿也许从没从我这
里得到过高潮,甚至她可能还假装了很多次高潮,为了满足我的心理需求。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我们第一次做的时候,莹儿下面没出血,虽然我不是个有
处女情结的人(其实恰恰相反,呵呵)但这一直是我的一个心结,因为我觉得她
一直有事儿瞒着我。
  「老婆,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的,你想甩都甩不掉我。」我怜惜地看着眼睛
已经哭肿了莹儿说。
  渐渐的哭声小了,莹儿慢慢把右手伸到了身下,握住了我的那话儿慢慢套弄
起来。
  (我操,还来啊)我心想,可我又不想拒绝伤了她的心,我知道她想用这种
方式报答我。我从小泽圆到川岛和津实把日本爱情动作片里的女忧按字母顺序幻
想了个遍,但那话儿实在是不争气啊……这时那个变态那老男人的身影一下子不
知怎么进入我的脑海,我被自己吓了一跳,脑海中想着他在莹儿她母亲面前把肮
脏的手指插入莹儿的阴道,同时大力的吸润着她早熟的奶子,用牙轻咬着她的奶
头,莹儿发出几声低沉的哀叫,用求助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妈妈,但却被下身一阵
一阵的快感弄的头昏脑胀……
  「爽不爽,小骚货,告诉你妈妈。」老男人一边用食指和中指抽查着莹儿的
阴道,一边用拇指沾着她的淫水轻揉着她的阴蒂。
  莹儿留着泪摇头,矛盾的心理及希望母亲把自己救走又希望这身下的刺激可
以把自己带入下一个高潮。
  「啪!」一声清脆的声音,老男人一巴掌把莹儿的半边脸闪出了五个指印,
要不是身下插着手指,巨大的冲击力差点把她从床上扇下去,「说!你tm到底
爽不爽!」
  莹儿泪如雨下,大声说:「你……你别打我,我说……爽!」
  「啪!」又是一巴掌,莹儿半边脸都快肿起来了,「大声说,转过去,对着
你妈说!」
  莹儿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已经流成了河,她急忙把脸转向她母亲:「爽,妈,
我爽!」
  「你这个老骚货生的小骚货,和你妈一样都是个欠操的破鞋,你看看你着水
流的,比我玩儿过的所有鸡都多,告诉你妈,是你骚还是县城里的鸡骚?」
  莹儿这回学乖了,边哭边对她母亲大声说:「我骚,我骚,我比县城里的鸡
都骚……啊……我快不行了……妈……我……我快来了!」
  想到这里,我竟然无耻的硬了……
  莹儿却错以为自己的努力得到了回报,俯下身翘起浑圆的屁股,把我鸡巴正
根含到了嘴里,那是我第一次被口交,之前莹儿是打死也不愿做的。
  与此同时,我罪恶的幻想还在继续着。
  莹儿的下面已经被老男人的指头插出了白浆,呼吸的频率也和抽查保持一致
了,大腿的肌肉也开始了不规则的抖动,这一切表示莹儿的高潮要到了,这时老
男人抽出了手指,一脚把她踹倒在床上,莹儿一声尖叫后只留下了失去抽查冲击
的空虚和高潮边缘的不满足感。
  老男人摆了摆手对莹儿她母亲说到:「老婊子,过来,给你这骚货闺女演示
演示,什么样才叫做下贱的破鞋!」
  莹儿她母亲面无表情,脱掉了全身的衣服,走到床边。她是个标准的35,
6岁的少妇,也是个美人胚子,莹儿得到了她全部最好的遗传,虽然小腹稍稍隆
起,乳房也不再坚挺,但是皮肤依然光滑富有弹性,更不一样的是从她的小腹到
阴部是一片寸草不生的平原,天生的白虎。
  老男人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把她拉到身边,「过来,老婊子,先尝尝你闺女
的骚水!」,然后一把把沾满莹儿白浆的右手插到了她母亲嘴里。
 莹儿趴在一边静静地看着她的母亲一点一点把沾满在她继父手指上的自己的
  淫水舔净,自己下身又渐渐涌出了一缕清流。
  老东西冷笑着看着欲求不满的莹儿,对她母亲说:「别舔了,都tm舔光了
还tmd舔,喜欢吃你闺女的淫水吧,去,到那边吃新鲜的去!」,随即一把把
她的头按到了莹儿身下。
  莹儿进退两难,对于这种极度违反人伦道德的事情本能的排斥却压抑不住下
身巨大的空虚感,下意识的把臀部往上翘去。
  老男人猥亵地笑道:「小婊子,想爽啊?想爽你得求老婊子,对不对,孩子
她妈?」老东西刻意强调后面那个字来羞辱他们母女。
  莹儿的意识已经完全被这变态的情景击毁了,竟然恬不知耻的在母亲面前扭
动着水蛇腰说到:「妈,郎叔说,让我求你才给我爽,妈,我难受,你帮帮我好
不好?」
  莹儿母亲回头看了看老男人,老男人往前嘟了嘟嘴示意她继续,她母亲回过
身来一口把莹儿整个阴唇含到了嘴里,伸出舌头把莹儿从小腹到肛门之间的淫水
全部一丝不剩的舔拭干净,时不时还发出吱吱的吸润声把莹儿新流出来的淫水也
吸了个一干二净。
  「啊……妈……妈……你吸得太用力了,我受不了了……」
  「吸我上面,再上面点儿……对……就是那里……我要不行了……妈……我
要来了……啊……」
  这时在一边的老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裤衩拖到了一边,露出一摊脏兮兮的
软鸡巴,「小骚货,爽了吧,来,给你也加点儿餐,给我洗洗鸡巴!」,说着他
蹲在了莹儿脸上,把恶臭的鸡巴放到了莹儿面前。
  莹儿差点儿窒息过去,这沾满污垢的鸡巴少说也得有一个礼拜没洗过了。但
这对于高潮边缘的莹儿却变成了强力的催情剂,越是恶心变态的事物越能激起她
底层的原始欲望,于是莹儿慢慢张开了小嘴,把正根鸡巴带阴囊都含了进去(反
正也硬不了)只见她腮帮子鼓鼓的像是在漱口,脏鸡巴和睾丸在莹儿嘴里游走,
一股一股的恶臭差点让莹儿昏过去,但同时下身却又排出一滩一摊的淫水,再被
她母亲吸食干净。
  这是个多么淫靡的画面啊,我恍然醒悟,原来这才是我想要的……
  看着身下努力吞吐我鸡巴的莹儿,我一泻如柱。

酒色网电影网 酒色网站 酒色网电影 伦理电影在线观看 韩国伦理电影 伦理电影大全百度影音
上一篇:【女子拆弹部队】第二集 下一篇:好朋友用精液滋润我的美女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