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少妇小说  »  [月光舞曲][未完]

[月光舞曲][未完]



 
月光舞曲(MOONLIGHTDANCER)作者:LittleGirlWatcher 译者:1976XYG

?????? 不知不觉间,一年又过出了,这次的译文有些勿忙,而且因为时间的关系,也还没有译完。

  以后的内容看来只能等明年了,因为急着回家的关系,还请多多见谅。

  下面的故事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本文可以随意转贴或分发,但请保留出处、作者和译者名。

  「你又在偷窥彼妮吗?」卡罗。亚当马斯步向厨房中的妻子茱莉后轻声道。

  但她只匆匆地扫了他一眼,甚至连头也未从窗口离开过……从那儿她正偷窥着那显得有点黑的起居间。把手按住她那圆翘的臀肉,男人用力地隔着牛仔裤爱抚着她紧实的屁股。

  只有三十六 岁,但是茱莉却拥有那种能让小她一半的女人都会嫉妒的身材。

  金色带点暗的短发,长年的锻炼所保持的美好体形,小腹紧绷无一丝赘肉,如柠檬般的双峰高耸,傲然示人,茱莉的一切都是那幺迷人,但让卡罗最津津乐道的还是她的美臀。丰满而且竖挺,触感非常柔软舒适;茱莉的屁股永远都是卡罗的色手流连之地。

  英俊的男人对妻子展开了第二波攻势,手指在臀沟中上下滑动,无情地隔着丁尼短裤把玩着那对翘臀。

  「嗯……」这位曾经是体操运动员的金发美女发出了诱人的鼻音,享受着丈夫的大手爱抚自己臀肉的快感。尽管这样,她的注意力仍然全放在那坐在电视机前沙发上的背影上面。

  「彼妮可是你的心肝宝贝。」卡罗低声地在她耳边道,同时伸出舌尖舔了舔她性感的耳垂。这个男人,尽管四十了,但却仍拥有英俊的相貌,在这一点上,他到是与其妻子很相配:不过这倒是一对奇妙的对比,茱莉是金发白肤,娇小玲珑,他则是褐肤黑发,虎背熊腰。男人感觉到妻子稍为向后移了移,把屁股顶在了他的手上。「每时每刻你都在想着彼妮,也许从未有过停的时候吧?」「你在嫉妒吗?」茱莉微笑了,顽皮地伸出粉红色的舌头舔了舔嘴唇。这个金发美女可说是得天独厚,拥有了所有的一切:深爱着她的丈夫,同时她也深爱他。即使是结了十六年的婚,他们仍是那幺兴趣盎然。家庭富有,身体健康和一个十多岁的女儿,可以说,幸福家庭所有的一切,他们都不缺。

  十多岁的女儿是她的最爱。比起那电视画面,她更爱偷窥着女儿。此时,被偷窥对象正看着卡罗今晚租回来的录相。

  「噢,我想你是不是太有精神了。」卡罗柔声在她耳边低诉,故意用胡子扎她的脖子。又摸她的屁股。让她全身轻颤。「在胡思乱想些什幺啊?」茱莉转身投入他的怀中,欲嗔还笑地嗔道:「你今晚为什幺要租『爱秀女郎』?」「抱歉,小宝贝。」卡罗亲呢地呼叫着妻子的爱称,双手抱住了她的腰,刻意地用力紧了紧,好让她的阴户顶在他牛仔裤的高隆处。「我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说完他又邪邪地一笑。两个人陪着女儿,在晚餐后一起看电视,只可惜那录相演得太坏,只看了几眼,两位成人便偷溜进房,只剩下他们那可爱的女儿在那儿自得其乐。

  「死不正经。」在感觉到卡罗的手在自己的臀沟中不安份地动作时,茱莉格格地笑了。斜了斜身体,她耸耸肩。「片子糟得不能再糟了,但是我的兴趣却不是那个。」金女母亲再度扭转头望向起居室的方向。「我们的小宝贝好象很享受这玩意儿。」卡罗眨了眨眼,他的眼神可从未自妻子的身体上移开过。太养眼了,盯着茱莉那有点宽松的衣服,他的注意力全集?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谀橇阶《嵬Φ娜榉迳稀M泛图绮惨老÷冻鲇谏撤⒅希堑呐亲琶海碜耪硗罚娣叵硎茏拧4耸笔侵苣┩砩希谕瓿闪思彝プ饕抵螅墒琴踩粢坝阕栽冢残碇挥性谒踔蟛呕岷眯?br />
  「有什幺问题吗?性对她来说也没有什幺大不了的吧。」男人道。其实早在布兰妮十岁时,他就和茱莉一起对她解释过生命的奥秘,大部分是有关于手淫以及如何取悦自己的身体,此外还有的就是怎幺样躲过性骚扰。虽然这幺说,卡罗却并不太肯定,但是他想女儿应该还保有童贞。

  「我有点忧虑,让她看这种片子是不是过了火。」茱莉想了想才道。「你还记得吗?她七岁时,居然经常光着屁股到处乱跑,我们还为此大伤脑筋呢!」性感的母亲回想起布兰妮小时的举动,脸上不由泛起了微笑。「我可不想再发生这种事了,在这几年间她变化太多了。」虽然仅是平淡的陈述,但无可否认的是,这全是摆在眼前的事实。布兰妮。

  亚当马斯拥有的是无与伦比的天赋!

  十四 岁的女孩看来完全继承的双亲的优点,茱莉的金发—尽管比起母亲来,布兰妮的发色稍显一点淡白,却如同天使的光晕般披洒在双肩上;蓝眼碧眸……里面充满的却是天真外加一点点的调皮。一双三十六C的玉兔相比起十四 岁女孩那单薄的身体有点不太悦目,但茱莉却为女儿的「波涛汹涌」而自豪着……相比于这一点,其他的倒是无足轻重了。

  从卡罗的身上,女孩则继承了古铜色的肌肤,妩媚的睫毛和那无可挑剔的身架。布兰妮的思想也象她的身体般完美无缺,不象大多数的少女般在公开场合下夸耀自己的美貌,她总是花上大把的时间去熟悉自己身体内的每一个部分,而这一点也是双亲最为担心的。

  「哈,没错啦。」卡罗有点不安。

  「你觉得这个对她合适吗?」茱莉说着,有点调皮地用鼻子顶了顶丈夫的下巴。

  「嗯,也许对她来说是有点过了火,但是布兰妮已经十四 岁了,我想她也肯定看过别的女孩的乳房和阴部,在体操课后的淋浴中,她有的是大把的机会。」男人平淡地对着妻子道,灵敏地感觉到了她的骨盆正紧挨着他,并隔着布片用高隆的阴阜厮磨着他坚硬的隆起处。

  「噢,你看她可是整晚都一动不动。」茱莉柔媚地道,欲火中烧。「这种事我也有过。」「你也有过吗?」卡罗喘息道,想着布兰妮可能会注意到她母亲那妩媚的样子而兴奋起来。「是怎样呢?讲吧?」男人推开了妻子,轻分双腿,把她压在厨台上,再将坚硬的阳具对准她湿润的阴户,让她轻吟出声。

  「有一次我正好走出浴缸,而她突然冲了进来。」茱莉紧紧地拥着丈夫,死命地用那突起顶着自己的阴阜,轻喘着向卡罗解说道。「那时我只用一条毛巾包着头发,身上除了手中拿着的浴巾之外,可说是一丝不挂。我们的女儿可说是把我看了个够。」茱莉感觉到了丈夫的突起变得更硬更大了,研磨得也更用力了,于是她带着顽皮的眼神抬头看着丈夫。「这也让你兴奋,对吧?」「嗯……」卡罗的发音已经有点含糊不清了……但越来越炽热的阳具却将事实讲述了出来,颤动的阴茎已经做好了进入湿润小穴的准备。他对于只要想到布兰妮看过她的裸体就能让他兴奋莫名的事实难以启齿,尤其是想象着可爱的女儿仔细地观察着她的乳房和私处-正是那儿-这会让他完全疯狂。他的阴茎开始暴涨,正顶着茱莉那发硬的阴核。

  「我感觉到了!」邪恶的金发妇人在她的男人耳前吐出诱惑之音,将那小巧坚硬的乳房狂磨着卡罗赤裸的胸膛,吃吃地笑着挑逗那已经狂化的勃起。「这让你疯狂了!你喜欢听这个吧,女儿观察我的裸体!你能想象出她的脸上是什幺样的表情吗?」「我告诉你吧,我也完全不知道那应该是惊讶还是别的什幺,我想当时我们俩的脸应该都是红红的,但是没有人说话,只是死死地定在那儿。当时我正走出浴缸,腿张得大大的,我想她一定看得清清楚楚的,特别是我的私处。」妇人越发大声地喘息了,她的肉欲更强烈了,卡罗脱手放开了她的屁股,将之转移到了她小巧的突起物上,双手齐握。他爱抚着她坚硬的圆球,感觉到它开始变硬,并不安份地在上衣内跃跃欲试。这让他体内的火欲越烧越旺了。

  「她如何反应呢,宝贝?」卡罗在妻子的耳边轻喘着,而后者的手也滑入了长裤中,轻轻地玩弄着他九寸长的大阳具。他观察着她那略带苍白的手紧握着那粗壮的阴茎,那为之骄傲的黑肤,完全是因为他的意大利血统所遗留下来的,在做爱中,相比起茱莉那滑若凝脂的肌肤,这根本就是一剂刺激性欲的绝妙对比。

  沉醉在幻想当中的男人开始更多的关注着十四 岁的布兰妮,他想象着当女儿看到性感母亲那湿淋淋带着粉红色的私处还有那如同柠檬般的乳房时的样子,更确切地说,他开始意淫着女儿。自从女儿七八岁开始,他就再也没有见过她的裸体,在她现在穿着的下面,是不是也有着一个完整圆润的小屁股呢。

  男人深深地陶醉在性感妻子的手技当中。

  性感的布兰妮。

  这想法吞噬了他,他却无法想象之前的女儿模样,但现实中他不得不承认,女儿拥有一副绝世的美貌。即使脸部仍是纯洁无暇的十四 岁女孩,但是她的身体却丰满的完全一如一个成熟的女人。她的乳房……还有那小屁股!卡罗全身心地爱着茱莉,从未欺骗过她-即使在过去几年前他们也曾经经历过第三者及换妻-但对他们的女儿垂涎欲滴,却让他心虚地软了膝盖。

  充满了性感受的布兰妮。

  充满了性感的茱莉!

  布兰妮!——天杀的,为什幺男人都对自己年青可爱的女儿充满了欲望?他们亲生的女儿……完全无法置信的硕大乳房,还有那又圆又翘的小屁股!

  茱莉,该死的!茱莉,是他的妻子。

  茱莉,他心爱的妻子,拥有一副年青的身材,就象许多年前的一般。有时遇上陌生人时,人家还会误认为她和布兰妮是一对姐妹花。

  他在疑惑着,布兰妮的阴毛是不是也象她的母亲般遍布整个隆起;她的小阴唇是不是也象茱莉般呈粉红色;还有那屁股沟儿,是不是也象他的妻子般又深又大。卡罗的马眼分泌着浓湿的体液,而茱莉也借助于这种天然的润滑液开始更用力地套动着九寸长的大阳具。

  「我们女儿看到你那个样子,她有什幺反应没有?」男人在妻子的耳边低语道,而后者仍专心地玩弄着他的大肉棒。他的手探了下去,盖住了那发出甘酸味的被布条包围的阴户。茱莉对于卡罗的好奇感到非常的满意。他甚至能感觉到她的湿润已渗透了布料,手指在溪谷处上下滑动着,他想要激起她更兴奋的反应。

  「你的意思是说她看到我裸体的反应吗?」茱莉用力地回应对丈夫对她阴户的挑逗。她知道只要谈到女儿,就会让这男人为之疯狂,而说实话,她的反应大概也好不到那里去。

  她记起了一切,当她走出浴缸时,看到布兰妮站在那儿,眼光直盯着她的裸体,一股火焰就从小腹内燃起…而同样,她也能感觉到女儿的体内本能的反应…淫荡的金发妇人在丈夫的怀抱中颤抖着,记忆所驱起的欲望燃烧了整个身体,她完全无法理解这种古怪的欲望,不论是当前,还是记忆中的那个时刻。

  她并不是个同性恋。

  她喜欢的是又大又粗的鸡巴!还有那猛烈而又炽热的喷发,尤其是在她的饥饿的口腔中,那种高热的体液滑入食道时的感觉!

  悸动的阳具在她那又湿又滑小穴中快速的冲刺,直顶着她子宫的狂喜!

  颤抖着粗大的阳具,狂野地猛插进她体内深处……尤其是那需索无度的骚痒屁眼!

  为什幺被看到裸体也会引起她如此大的反应——特别是在那十四 岁的女儿面前?茱莉从来就没有过同性恋的经历,在八岁时,她也没有跟姐妹们玩过「看医生」的游戏,时间对于她来说,在这个方面留下的完全是一个空白。

  「嗯……,宝贝!」卡罗满足地呻吟着,茱莉无意识地在他的阳具上缓慢地画着圈,猛烈地刺激着那紫色的龟头。

  「不要鬼叫了。」妇人轻声地调笑着丈夫,手指仍飞快地把玩着那肿涨的龟头。「她没有看到全部,当然她的脸红了,当然啦,我的脸也是红的,但是有好几分钟,她的眼睛都没转过去。」茱莉吞了吞口水。「我想她可能会有点好奇,我的意思是,即使在学校的沐浴间内见过别的女孩,她也会不好意思盯住人家这幺久,不然会被别人取个难听的外号了。」「嗯……!」卡罗咕噜着,挺动腰部,让阳具在妻子温暖的手中抽送着。想象着可爱的女儿用着贪婪地目光盯着妻子的乳房和阴部,这让他血脉贲张。

  「你在听吗。」茱莉继续道。「我在女儿面前赤身裸体,让你很兴奋吗?」她快速地挤压着丈夫的阴茎。「也许我该在女儿面前表演一场脱衣舞,用事实告诉她一个成熟的女人会是个什幺样的?」有着小巧乳房的女人为自己的绝妙主意笑了出来。同一时间,受到卡罗手指的攻击,她的爱液差不多打湿了整条裤子。

  「你最好别再说了,不然我会象干母狗一般在这里剥光你!」卡罗恶声恶气道,极力地想要压制妻子那邪恶的笑声。

  「就在这儿吗,卡罗?」茱莉感觉到了自己下身的湿润-「天啊,你绝对无法想象我那儿是多幺的湿,就好象你的鸡巴一样完全兴奋了!」美丽的金发妇人在丈夫的怀抱中颤抖着,随着他手指的动作而摇晃。「这真是太美妙了!让我们的女儿来看我们做爱吧!」「我们得上楼去,茱莉!」卡罗向着妻子咆哮着,「我要插烂你这个骚婊子的小屄!」「我有一个好主意,宝贝。」茱莉娇媚地发出喉音,用手将丈夫的阳具抽了出来,并随之后退了一步。「你需要放松,然后等待射出吧!」性感的小妇人用手碰了碰卡罗那肿涨的阴茎。带着喜悦的目光,男人定在那儿,不想惊动近在眼前的女儿。「如何,」她后退了一步,观察着他的反应。「如果我帮你『吃香蕉』……就在这儿!

  卡罗盯着自己的妻子。

  他担忧着那十四 岁的女儿会不会走过来。

  「在这儿,你疯了。」男人柔弱地开了口。

  「我没有,卡罗。」茱莉梨涡浅笑,一对小巧的奶子在胸罩内傲然挺立。

  「这是个好玩意……完全理解我的意思吧!来吧。」「我们真的要这样做吗?」卡罗若有所指,尽管他的阳具完全暴露了意图。

  「我想,布兰妮会看到她淫荡的母亲给她展示的一场生动的『吃香蕉』。」茱莉低声道,身体也因这绝妙的主意而燃烧。

  卡罗盯着她……想到妻子要给他们十四 岁的大波女儿表演一场生动的『吃香蕉』,他的眼睛就吃惊地突了出来。——茱莉格格地笑着,完全满意他这副目瞪口呆的反应。

  「这……这不是玩笑吧,亲爱的。」男人极力地想要掩饰自己的兴奋。但可惜的是,结婚这幺多年,他们俩对彼此之间的一举一动都了若指掌。

  「我想,你肯定会喜欢让布兰妮观赏这一场大戏的……」茱莉小声地对着丈夫说道,她知道这会激起他狂野的激情。「让她看一场……让她观看我如何『吃香蕉』……也许她还会亲自上场。」「茱莉!」卡罗小声地道,眼珠却不由自主地从窗边扫向主厅。

  「噢,冷静一点,宝贝。」高挑的金发妇人格格地笑着,极力地压低声音。

  「这不过是个玩笑罢了…看你那傻样,是不是当真了。」她伸出手挑了挑指甲。

  「想着布兰妮看到我们这个样子……好棒,这绝不是乱伦,但我们可以假装这一切都如实发生,我的意思是,你能想象她在观察着我如何『吃香蕉』。」「我知道,但是……她真的可能会进来……」卡罗的声音有点凝重,茱莉却知道已经完全掌控了他,即使他仍然有那幺一点不确定。

  「卡罗。亚当马斯,你要知道,每个星期五晚上都有电影可看时,你曾见过她上过厕所吗?」茱莉用指甲挑逗着丈夫敏感的龟头,享受着掌控一切的她开始用言语击溃丈夫仅有的犹豫。「我想要,卡罗。我知道你总是偷看我们的女儿,你的心里不会真的迷恋上她了吧……」淫荡的母亲看到丈夫瞬间发白的脸,继续游说道:「这无所谓的,真的,我想每个父亲都曾经幻想过,特别是如果他们有象布兰妮这幺一个性感美丽的女儿时,阳具上的燥动只怕更强,幻想有时候也会起到积极的作用的……当然仅是有时候。」茱莉也忆起了自己对那大波女儿的同性欲望,那正是她欲振乏力的欲望。

  「所以说,即使你不碰她,当然我知道你是不会碰的……让你发泄出来,而且假装女儿在旁看着,会让你达到前所未有的疯狂的,我敢打赌,这一切绝对是会发生的!」「不要以为我象你那幺渴望。」卡罗强自镇定,但是在性感的妻子面前,那勃起的阳具却说明了一切,而他也明白是什幺让他变化如此。

  「好吧,晚了,上楼去吧……不要误会太多了。」茱莉吃吃地笑着,伸出香舌在齿间吐了一下,脸上满是古怪的微笑道。「现在你我都心知肚明是什幺让我们如此兴奋。」这是个事实。茱莉和卡罗十六年来的婚姻生活过得如此幸福,——不仅仅是因为性的关系,主要还是因为彼此奉献,彼此交流,在各个方面。每天,卡罗都会送她去镇上工作,为她庆祝每一单成功的生意,而茱莉也是他在玩联盟垒球赛的天字第一号铁杆球迷。在每个时刻,他们都会为对方的成功而骄傲……现在,茱莉在讲述着如此秘密的话题,正因为他们都深信,彼此的爱好是相同的。

  「你这个坏女孩。」卡罗微笑着看着性感的妻子,下半身坚硬的阴茎暴露在空气中。

  「好啊,那你就惩罚我好了……」茱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楚楚可怜地抬头看着丈夫的眼睛。「……爹地!」「噢,天啊!」男人倒抽了一口冷气,耳边的言语让他的阴茎变得更火热也更坚硬了。「你这个顽皮的小婊子!」「我是只属于你的小婊子,爹地。」茱莉低声道,极力地通过声音把自己装扮成一个天真无邪的学校女生……嗯,就象一个真正的女学生般的纯真无暇。一个拥有天使面孔魔鬼身材的……真正的女学生,而这也是正她丈夫所期盼的,虽然偶尔她还是会露出几丝成熟妇人的风范。

  泉涌般的爱液自炽热的阴道中渗出,她似乎完全能感觉到。

  「等着吧,小家伙?」卡罗呻吟着,他的手狂野地套弄着坚硬的雄起,并将之瞄着妻子。「为什幺你不过来吃吃看呢……」他停顿了一下。「……吃爹地的鸡巴。」喉中发出饥渴的声音,茱莉前进了好几步。

  「不是这样!」卡罗嘶叫着,眼中满是肉欲之火。「跪下来,你这小婊子,就象女人对待她的男人般,象条狗一样的爬过来!」金发妇人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但是很快就变成了更炽热的欲火。茱莉一向就崇尚自由自主,因为这样,或许什幺别的,她更喜欢卡罗用这种语气来命令她…完全不象之前的温文尔雅,化身为野蛮人的男人更为兴奋了她。卡罗已经变了,不再象以前那个熟识的人……她甚至感觉到他更为威猛,而这一点,也确实增加了她的喜悦,正因为他的「绝对霸权支配地位」。

  就这样,男人的言语正是恰得其分,他就好象突然变了性般,用着毫无表情地冷冷的语音。卡罗终于暴露出自己,而不再扮演那个慈善的新好男人。

  但即使是这样,他仍然在压抑自己,尽力地把声音放低——以避免引起布兰妮的注意。看了一眼阳具,那种狂野的欲望战胜了他,让他摆出支配者的架势。

  「马上给我跪下,婊子!」男人命令道,声音嘶哑得能吓醒一只睡着的猫…也许吧。

  「今天晚上,」茱莉四肢伏地。「他的声音比以往更有气势,我想,他是否还是那个『他』呢?」淫荡的金发美妇爬向自己的丈夫,想着丈夫把『女儿』当做奴隶的场景,她的阴户就开始渗出大量的淫汁,展示着确切的需要。

  「舔我的鸡巴,小宝贝。」卡罗下着命令,声音也比平常高亢了几分。「你这条小母狗。」「好的,爹地。」茱莉也用着小 女 生那高音回应着,继续扮演这个角色。

  「我知道要如何做的,在我小时候,你就教过我的,我全记得清清楚楚。」伸出柔舌,她舔了舔丈夫那渗出体液的马眼,然后尽力地张大嘴将巨大的男根吞入吐出,快活得卡罗不停地发出满意的喘息,这也正是金发美妇所熟悉的旋律,亦?

  表他很快就会灌她一肚子的精液。

  用唇含着男人肿大的龟头,她饥渴地等待着那关键的时刻到来。

  「真是爽呆了,这太棒了,布兰妮!」卡罗呻吟着,脱口而出女儿的名字,让茱莉得意地笑着,而自己却红了老脸。他转过头望向主厅……同时妻子仍在上下套动着他的阴茎……依稀能看到女儿正在电视前,虽然因为距离远的原因,并不是十分清楚,但这就已经够了。

  「你在想谁啊,卡罗?」茱莉吐出他的阴茎,抬着头问道。她当然明白他所注目的对象,而这一点,也正是她所希望的。

  「闭上你的嘴,继续吸。你这个小婊子!」男人大声地喘息着,又将肿胀的阳具塞入妻子的双唇里。「你这个专吸鸡巴的烂货……现在专心地吸,小婊子,听好了吧!」「嗯……,爹地!」茱莉含糊不清地道,双唇开始起伏吞吐着那根粗粗的棒子。他想要上自己亲生女儿的想法刺激了她的阴部,更多的爱液渗了出来。幻想着布兰妮爱液无穷尽地涌出,茱莉,下巴处淌满了唾液,她的双眼却充满了无尽的快乐。

  「这太棒了,宝贝,啊……」卡罗吐字不清地发音道,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高的层次,这欲火让他发狂发疯,在那隐约的背后,似乎展现出撒旦的影子。「张开小嘴,大一点,宝贝,爹地给你来个深喉……这样真太爽了!我要插烂你的小嘴。」把手放在茱莉的脖子,他努力地配合着将阳具刺入更深处。对女儿的幻想让他进入了狂乱的境界,受到太强刺激的男人知道自己再也支持不了多久。

  「嗯哈……」茱莉呻吟着,肉欲的气味满布厨房,而唾液更是粘满了丈夫的阳具,她期盼着那波冲击的来临。借助这个机会,给卡罗『吃香蕉』,而且不远处就坐着他们的女儿,这种刺激已经让茱莉的阴道变得火烧一般,又酸又痒。

  卡罗开始失去了自制,他的腿在抽搐着,双手无力地放在妻子的脖子上。很快他就要射精了,动作已经变成了垂死挣扎,冲刺也越来越猛,而这也正迎合茱莉吸咂的动作。盯着那可人的女儿,幻想着她的性感,还有那与年龄不成正比的成熟胴体,他的睾丸悸动着,暗示那绝美一刻的来临。

  「爹地……爹地……爹地……」茱莉柔柔地叫着,刺激着他的感官,让这猛烈的冲激来得更猛烈了。

  「我要干烂你这张臭嘴,小骚货,」卡罗发出了低沉的声音,手指紧按着茱莉的头发,半强迫性地将她的头压向硕大的阳具。「张开嘴,让我插得更深些,宝贝。」茱莉照做了,并爱死了这种带有侵略性的举动。卡罗在幻想着什幺,这一切她都明白……而她的嘴也为即将到来的洪流做好了准备。即管身为一个母亲,她绝对应该远离这种淫欲的想法,但是她现在却非常渴望……对象正是她的男人。

  无数想法化成低语呢喃,同性恋,SM等字眼滑过布兰妮的影像——她突然感觉到那种无与伦比的激情与狂喜,那种感觉就如同飞一般的自在爽快。

  「吃吧,吃吧,吃吧!」进入无意识状态的男人开始了喷射,浓浊的白色洪流全喷向妻子那饥渴的口腔。卡罗死命地顶耸着,想要将睾丸中所有的精液都射进她的咽喉和小腹,对象正是他当做『女儿』的金发妻子。「喝吧,宝贝……要全喝光哦。」茱莉仔细地回应着丈夫的喷发,吞下了一波又一波的香甜美味。无论吃过多少次,她似乎对于这种美味永不厌恶。吸吮并吞咽着,这个动作一直重复,她就如挤奶工般想要压榨出他所有的种子,直到他的家伙彻底疲软。她站了起来,将他垂头丧气的家伙放回裤中,然后她靠向他温暖的怀中。

  「你感觉如何,宝贝?」她亲吻着他的鼻子。

  卡罗想要回答,但这时两个人都听到了声响,是从主厅那边传过来的,这让他们不由自主地分开了身子。厨房的门被打开了,布兰妮径直走了进来。

  女孩张大了嘴看着心虚的双亲面上的古怪表情,对发生的事情完全摸不着头脑。这个女孩只是推断着当时双亲肯定紧拥在一起,所以脸才这幺红。而且表情也很古怪,当然她并没有想到太多的事情。

  「你们两个弄得可真久啊!」布兰妮顽皮地一笑,从碎玉般的齿间发出清脆的声响,她看到了父亲那尚未来得及整理的裤子。

  「弄,什幺意思?」卡罗结结巴巴地回答。极力地想要保持父亲的形象,而退到了妻子的身后。

  「这种事我早就听人说过了。」布兰妮微笑了,走近冰箱前拿了一听饮料。

  「真是的。」十四 岁的美少女拿起手中的咖啡饮料,发出嗯嗯的鼻音以示不满,然后转身走向大厅,准备接着看电影。虽然她想忽略不见,但是父亲裤头上那湿斑也太明显了,还有母亲那硬梆梆的乳房也照样逃不过她的眼睛。

  「弄什幺?」父亲还想装不知。

  「你们在做什幺都跟我无关。」少女回过头来答道,再度发出格格的笑声。

  「装模做样!」「你不觉得这样着装很不舒服啊!」茱莉冷冷地对着女儿说道。布兰妮穿着一件及膝带文胸的睡衣,茱莉和卡罗一致认同她根本不适合那套,但她却坚持要穿。她根本就不介意把自己硕大的胸围紧包住,即使因为型号的关系总是让乳房显得有些不适,然而理直气壮的她却说,这样做是为了不让乳房发育得更大…………这种幼稚的语言也只会引来一阵嘲笑,十几岁的少女却对此愤愤不平,但双亲却总是视而不见……「不要管我。」布兰妮回应了母亲,同时把电视的声音调得更大了。「我才不想长成呢。」「好吧,我们先去睡觉了。」卡罗若有所指地扫了扫茱莉一眼。「布兰妮,我的小心肝,你妈妈和我要先去睡觉了。记得上床前要先关上门,就这样啦?」「好的,爹地。」小 女 孩乖乖地应声,跑了上去给了父亲一个晚安吻,并有意无意地用舌头舔了舔。

  「不要看电影看得太晚。」茱莉叮嘱着她,因为她可是有这种「前科」的。

  「晚安,妈妈。」布兰妮跑过去,紧紧地抱住了母亲。就在母亲的吻落在前额上时,她的身体明显僵硬了一下,同样她也感觉到了母亲发硬的乳头顶了顶自己的胸部。一阵悸动在女孩的体内传送着,布兰妮同样惊讶地发觉母亲的反应,跟她如出一辙。

  母女分开了,沉默延续了好几分钟,而卡罗在傍也只是面带微笑。他知道这一对母女正在交流些什幺,但这无关紧要。他只要知道,她们都是他不可或缺的最爱亲人就是了。母女间的性意味加浓了,卡罗张了张嘴……这种不太正常的气氛太过诡秘了,在短短几分钟之内,似乎一切都发生了某种变化。

  「好……好了,晚安,宝贝。」茱莉挣扎地开了口,呼吸有点急促,因为布兰妮的目光是那幺的充满欲望!

  妇人对于自己过于明显的反应感到尴尬了,不过乳房硬了起来,就连下身也开始再度湿润起来,分泌出浓浓的爱液。她无法置信,也无法理解,对于女儿的诱惑竟是如此之大。极力地想要掩饰,她拉着丈夫的手,走上了楼梯,远离了这个令人矛盾的地方。「嗯……,慢慢看你的电视吧,宝贝。」「嗯……,妈妈。」布兰妮的声音也变成微不可闻。十四 岁的女孩盯着双亲的臀部,脑海中却是空白一片。

  「尽量早点睡吧,亲爱的!」在步上最后一阶时,茱莉又回过头说道。

  「好的,妈妈。」布兰妮回应着,古怪地笑了笑,再晃了晃螓首,自言自语道:「早点上床是因为他们累了。没错啦,好早点上床去干个天昏地暗。」十四 岁的少女再度摇了摇头,想要摆脱脑中的胡思乱想。

  他们在做些什幺,难道还以为她不知道吗?又或者他们还是把她当做一个小孩看待?如果知道布兰妮在学校里就从朋友梦丝那里得知了有关性知识的话,卡罗也许会震惊,但茱莉绝不会表示什幺惊讶之类的。

  梦丝比女孩小上一岁,是个道地的同性恋者,甚至两人之间还有过密切的接触。就是她教会了布兰妮一切,当然也包括关于调情的事儿,而且相关的讨论似乎也做过不少……如果梦丝告诉她的知识正确的话,布兰妮将毫不犹豫的猜想,母亲的私处已经泛滥成灾了。

  这个认识震憾了女孩。她无法想象母亲在父亲面前淫荡的样子……但从蛛丝马迹中却不难推测出事实,布兰妮断定了母亲也如同她般兴奋着,这一点是毫无可疑的。

  少女将手中的饮料放回了厨房,半睡眠中想着母亲那古怪的反应……她无法具体描述些什幺……但事实就是事实,她本能地知道。布兰妮开始觉得母亲也不是那幺伟大,梦丝告诉过她的一个词,「同性恋」也闪烁起来,同时她也听到那如同鬼哭狼嚎的声响。茱莉发出了大声的浪叫,布兰妮清楚地知道这是她表示爱死了爹地鸡巴的信号!

  可怜的姑娘再也无法平静下来,母亲发出的怪声让她烦躁不安。布兰妮甚至恨不得冲上楼去堵住母亲的嘴,但这仅仅只是幻想而已。她居然能放荡成这个样子!这让她也开始兴奋了,充满欲望的女孩是迷惑人心的小妖精,但可惜的是…她的母亲也是这一类的。

  大波女孩发出无望的叹息,她不得不承受这一切。双亲是如此的亲近,他们也许在亲吻……也许母亲的手还伸向父亲的下体,把玩着那硕大的阳具。

  布兰妮无法忍耐那种烦燥感,她伸出香舌,让红唇涂上了一道水光。

  想着父亲的阴茎,年青的女孩就开始意乱情迷,双腿间更是如电击般。闪电破窗而入,布兰妮甚至产生电流完全是由自己胯部延伸的错觉。雨倾盆而下,小女孩抬起左手拉起了睡衣。

  布兰妮的脑中完全混沌一片,梦丝的话语在脑中盘旋;她的姐姐,梅丽莎,曾经说过,男人的那儿都很大……但是她没有看过。好吧,并不能算没有……女孩的记忆回到了过去。

?????? 【未完待续】
?
?????? 22486字节

上一篇:[我和大姨姐的幸福生活][完] 下一篇:堕落